那时少年 - 林柒×钟楚遇?自谓相遇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钟楚遇回复完经纪人的消息,一边解着衬衣扣子一边朝卫生间走去,听到对面套房敲门的声音。宾馆隔音一般,他屏住呼吸凑到门口,猫眼里是剧组新来的小鲜肉,背对着他,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柒姐”。

    那个女人穿着一件黑色真丝浴袍,声音懒懒的应了一声,侧身让了让,说了一句“进来吧”。

    对面的房门关上了。

    钟楚遇,我们本来就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关系。正好你烦了,我也腻了,我们到此为止。

    “操”钟楚遇爆了一句粗口,对着自己房间的木门狠狠踹了一脚。他穿的是酒店一次性拖鞋,这一脚力气十足,反倒把自己疼得不轻。他深吸一口气,去卫生间洗漱。

    电动牙刷嗡嗡的响着,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有些邪气的笑来。嘴唇边还有白色的牙膏沫,看起来格外傻气。

    操

    他拿起水杯,三两下结束了刷牙的动作,将泡沫冲净,再次瞧了瞧镜中的自己。

    剑眉入鬓,眼睛上挑,鼻梁高挺,薄唇微抿,整张脸又勾人又英俊。肩宽腰细,身材结实,两条腿又长又直,解开了两颗扣子的衬衣下是隐藏的八块腹肌。

    他想起了助理给他看的一个很无聊的网上讨论“最想睡的男人”,他排在第一位。无数网友在下面喊他老公,说什么睡不到他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他当时扯着嘴唇轻轻笑了笑,那这世上大概只有林柒一个人人生完整了。

    钟楚遇走出卫生间,拿上手机和房卡,去敲对面的房间门。

    开门的是那个小鲜肉,见到他愣了愣,张口讷讷的叫了一声:“楚遇哥”

    钟楚遇眯着眼睛,小鲜肉身上衣着完好,见到他的脸色有几分不自在,可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苍白言语的越描越黑:“我看时间还早,过来和柒姐对对戏”

    一只手状似随意的扶在门边上,钟楚遇气势压人,却只是轻飘飘的“恩”了一声。

    林柒从卫生间出来正好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钟楚遇黑色衬衫整个人俊美无敌,身穿了一件白T的小鲜肉比他矮了半个头,哆哆嗦嗦战战兢兢被他吓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她叹了一口气,叫了一声小鲜肉的名字:“你先走吧。”

    小鲜肉如临大赦,连声再见都忘了说,三步并作两步的一遛便没了影。

    林柒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杵在门口的钟楚遇,没搭理他,自己坐到梳妆台前对着镜子贴面膜。

    钟楚遇见人走了,心情比之前平静许多,伸手把门关上,语气忍不住带了嘲讽:“这么饥渴”

    面膜已经贴在脸上,林柒不想说话,伸手把皱起的地方抹平。身后一只手伸了过来,解开她的浴袍,沿着里面的真丝短裙向上探去。她闭上眼睛,享受他的手法,他不急不慢的在她的胸前打圈,看她有了反应,突然在顶端狠狠一捏。

    林柒没想到他来了这么一招,不受控制的低吟出声,他揭下她脸上的面膜,恶狠狠的吻了下来。她咬紧牙关不让他得逞,他耐心十足,一只手制住她的后颈不许她后退,一只手慢条斯理的进攻着她的腿心:“都这么湿了,还装,恩”

    话音刚落,他的手指插了进去,在她的惊呼声中狠狠堵住她的唇。

    他的一切性爱技巧,都是从她身上实践学来的。因此,她的所有敏感点,他都一清二楚。深红色床单上她的皮肤白皙秀发乌黑,他把她的两只手抬起来,让她以趴在床上的姿势承受着他,发泄似的在她的肩上咬了一口:“再让我看到别人进来,我就干死你。”

    林柒张着嘴,双眼迷离没有焦距,一看便是被疼爱惨了的样子。钟楚遇喜欢她这样乖巧,不反驳不顶嘴不故意惹他生气,他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低头吻在她的眼睛上,在她娇软无力的叫床声中掐着她的腰把自己全部灌进她的身体里。

    他搂着她在床上躺了一会,扯着被子盖在他们两个人的腰间,伸手倒了一杯水扶她坐起来靠在她怀里喂她。

    “钟楚遇,”林柒喝了两口水,把嘴唇一闭,意思是不喝了。“你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一向最擅长翻脸不认人,钟楚遇咬咬牙反问:“你说我什么意思”

    “我不管你什么意思,”两个人之间像是在打哑谜,林柒叹了口气。“在我看来,你这样很没意思。”

    钟楚遇拿着水杯咕噜咕噜把剩下的水喝尽,覆到她身上低头亲她不容闪躲。她被他折腾累了,软着身子由他胡闹,谁知道他蹬鼻子上脸

    ,看她难得顺从,压着她又来了一次。见他没完没了,林柒终究还是气不过,趁着他张口来亲她的时候狠狠咬在他嘴唇上。

    “嘶”钟楚遇反应迅速,立刻退了出来,伸手在她的臀瓣捏了捏。“喂,怎么有你这么狠心的兔子。”

    兔子急了还咬人,他现在倒学会拐弯抹角的说她了。

    林柒转过身去,知道开口赶人无效,眼不见为净,也不提让他回去了,偏偏某人仍在那聒噪着:“你说说,还好我刚才反应快,要是被你把嘴唇咬破了明天导演问起来,我怎么说”

    “你有完没完”林柒不耐烦,明天上午有她的戏,她五点就得起来化妆,现在被他折腾的已经睡不了几个小时。“你再说话,就回去睡,别打扰我。”

    “好,不说了。”钟楚遇笑笑,伸手关了灯,将林柒抱到了自己怀里,埋头在她的肩窝深深吸了一口气,很是满足的样子。

    二、

    林柒那晚被钟楚遇闹的狠了,拍戏强度又大,一连几天都打不起精神,也没有心情约小鲜肉,晚上收工之后便早早回了房间。

    门外有人敲门,不轻不重的敲了三下,听这敲门风格像钟楚遇。林柒不想给他开门,又怕他在走廊上站太久被有心人看到。叹了口气,还是妥协,放了他进来,声音没有好气:“干嘛”

    也许是她亲手将他从籍籍无名带出头的缘故,即使知晓眼前的男人如今已经成为无数粉丝热情追捧的大满贯影帝,她仍然没有办法像旁人那样对他毕恭毕敬。她总会想起影视城里那个瘦瘦高高的少年,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站在一堆青年群众演员中,薄如刀削的唇透着健康的粉色。

    她的运气好,出演的第一部剧便一炮而红,是圈里颇具潜力的小花旦,也是这部校园戏的女一。她手里捧着助理递过来的玫瑰花茶,对副导演报了一个角色的名字,人选未定,戏不重,可以说两句台词,很多关系户都想往里塞人。她伸手指向他时神情漫不经心,语气也是漫不经心,说了一句不如让他试试。

    他是影视城本地人,趁暑假来跑跑龙套,耳濡目染对表演也会一些。他的戏份让导演很满意,他特意来找她道谢。她坐在化妆间里,挥手让助理和化妆师出去,狭仄的空间里剩了他们两个人,她拿起梳妆台上的口红,对着镜子仔细涂了一层,照照看满意之后才懒散散的从镜子里看他,问了他三个字怎么谢

    “给你擦药膏。”钟楚遇朝她晃了晃手中的白色药管,示意她去床上躺着。“你今天骑马的时间太长了,不擦下药膏揉一揉的话,明天腿会疼的厉害。”

    林柒之前也拍过马戏,当然知道其中的遭罪。她抚了抚额,小心斟酌道:“谢谢你的药膏,但是钟楚遇当初要结束是你说的我们以后各走各路,不好吗”

    在娱乐圈浸淫久了,钟楚遇拿她的话当耳旁风的本事越来越大,只对她笑了笑说了一声不好,下一秒之间把她扛在了肩上,径自走向她的床铺。

    他按摩的手法舒适,林柒把头埋在枕头上,闭上眼睛昏昏欲睡,却发现他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别有用心的沿着她大腿内侧的痒肉向上摩挲。

    “钟楚遇,你够了”她那里最是敏感,当即想要把腿收回,被他一把扣住了脚踝,整个人覆身上来。

    “不够,”钟楚遇冷嘲笑笑,一只手制着她,一只手往下把她的内裤拉了下来。“怎么够”

    当初觉得这孩子像小狼狗,现在觉得简直就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最后还是让他得逞,他把她抱住怀里,用了让她坐在上面的羞耻姿势,对她咬着耳朵:“我说结束,是想我们有个新的开始。你带了我七部戏,从颐宫开始,我还你七部。”

    颐宫是他们现在在拍的剧名,投资人斥巨资的大女主戏,林柒试镜时候知晓自己咖位不够并没抱太大希望,没想要最后真的签了女一的约。因为这个角色太好,所以连和想要规避的钟楚遇搭戏都忍下来了没想到,这个角色,居然是因为他才拿到的。

    “我不需要你还我。”林柒叹息,她其实没那么大野心,否则就不会甘心在准一线的位子晃悠了。“阿遇,你很好,真的,你值得比我更好的。”

    许久没有听到“阿遇”这个称呼,被发了好人卡的钟楚遇掐在林柒腰上的手忍不住加了两分力,一个挺身,将她彻底贯穿,一口咬在她的肩上:“我就要你。”

    三、

    林柒十八岁误打误撞进入演艺圈,在此之前,她从没想过自己将来会成为一名演员。

    本来只是为自家的产品拍摄了一组广告代言,导演说她天生适合吃演员这碗饭,大概也是为了讨好自家老爸,在拍完广告之后邀她参演他最新筹备的影片。

    娱乐圈来钱快,拍戏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生经历。反正她也不知道自己将来想做什么,索性就把志愿填了电影学院,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她知道这个圈子乱,家里背景护航,她也不怕受人欺负。

    大学时代谈过一个男朋友,朋友聚会认识的,学音乐的男孩子,却是难得的性情温和不张扬。在KTV里他身穿一件蓝色的牛仔外套,唱了一首民谣,林柒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眼眶湿润了。

    宋灺有女朋友,但她不介意撬人墙角,反正她自认不是好人。

    她是宋灺和安塞壬感情的趁虚而入,但真的也是对这段恋情用了她能用的所有的心。她和宋灺在一起,试图找寻恋爱的感觉。她的第一次是在酒店,宋灺不是新手,没有把她弄的多疼。放纵之后却是格外的空虚,她点上一支薄荷味的女士香烟,注视着在床上熟睡的大男孩。突然觉得,他和她捧在记忆的水晶瓶里的白月光,一点都不像。

    只是她贪恋他在床上时让她一瞬间的头脑一片空白。

    算了吧,腻了也累了的林柒对自己说。放过宋灺,也放过你自己。

    和宋灺正式分手的那天,宋灺跟她说了一句话,林柒,你看我的时候,就像是在通过我看另一个人。

    是啊,林柒伸手熟练的点上一支薄荷烟,多年之后,她终于敢承认,她忘不了钟毓,即使那是她姐姐林染曾经的男朋友,即使年少无知的她亲手毁了她姐姐的幸福。

    她曾小心翼翼的避过所有同钟毓有关的东西,终究还是避不过自己的心。既然这样,便不想再遮掩了,她开始从身边的每一个男孩的身上收集钟毓的影子。

    在看到钟楚遇的那一刻,她的心狠狠一跳。原因无他,这个男孩子和她记忆中的少年太像了,像到她忍不住想伸手帮他一把。

    她在化妆间故意调戏他,满意的看到他的脸微微涨红。他那天没有戴鸭舌帽,穿了一件宽宽大大的黑色T恤,搭配黑色短裤和小白鞋,又挺拔又英俊。她笑了,把房卡从包里拿出来,对他挥挥示意了一下,留在了桌上。出门前经过钟楚遇身边时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下巴。他下意识向后一躲,她也不在意,笑笑说:“我等你。”

    她期待钟楚遇来,但她自身漂亮又有资源,身边不缺自荐枕席的十八线男明星。她在房间里看电影等到了十二点,那个好看的男孩子始终没有来,她有点失望,打算把电影关了去睡觉。就在这时,门开了,那个她以为不会再见面的男孩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像是刚洗过澡,身上有清清爽爽的味道,穿着一件蓝白色格子衬衣,叫了她一声“林柒姐”。

    “我想捧你,你自己想红么”林柒打了一个呵欠,为了不耽误自己休息,打算跟对方开门见山。她想起了今天他们在化妆间最后见他时他的眼神,里面充满着诧异无措与愤怒,如今他再出现在她面前时,双眸垂着看向地面。

    真是个干净的孩子,林柒感慨,下意识忽略了自己比对方大不了几岁的事实。

    换作旁人一直沉默对她的话,不愿做上杆子买卖的林汐肯定直接赶人。钟楚遇给她的感觉不错,她还想再争取争取。她对钟楚遇笑笑:“坐吧,我们随便聊聊你为什么当群演”

    “因为能赚钱。”钟楚遇开口,给了她一个意想不到又情理之中的答案。

    林柒愣了愣,以钟楚遇的资质,她还以为他会是因为喜欢或者觉得这个职业很有光环,没想到他给了自己一个这么实在的答案:“你很缺钱”

    “恩。”钟楚遇点了点头,“我妈妈生病了”

    见过太多别人的不幸,林柒没有给他追问也没有给他安慰。知道他来的原因,接下来就好办了:“我可以让你赚很多钱,不过阿遇啊,你要明白,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四、

    虽然涂了药膏,第二天拍戏时候的林柒仍然觉得自己大腿内侧隐隐发痛。好在今天拍的戏份自己这个角色已经成了皇后,全程端着姿态,叫人看不出什么。

    剧组投资人陆谦初探班,他是影视公司太子爷,在这部戏里塞了自家不少人。工作人员搬来了椅子,陆谦初很礼貌的笑笑说了句不用麻烦,转眼便自己搬了椅子坐到了编剧孟雪旁边。

    休息时林柒被钟楚遇拉着对剧本,助理给他们两个人带了两杯咖啡,说是陆总请的。钟楚遇放下手中本子,拦住林柒插吸管的手:“你胃不好。”

    太阳穴在突突的跳,林柒伸手揉着,语气无奈:“钟楚遇,你是以什么身份管我”

    钟楚遇使了个眼色让助理拿着咖啡走人,坐在她身边伸手替她在太阳穴按着:“林柒,我是你男人。”

    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一直对她说这些莫明其妙的话。林柒想起了他们两个人结束关系前的最后一次吵架。

    在钟毓忌日的那天,她和林染一起去了墓园。

    墓碑上的男孩子面容依旧,眉清目朗。林染把一束花放在地上,就地坐下,将脸贴在墓碑上,沉默了很久。起身时,林染对她开口说:“柒柒,下次回来,我带你见见你姐夫。”

    “好啊。”她笑了笑,她们二人虽不是亲生,却也心意相通,她明白林染这是在劝她放下。

    回公寓后,她找出了自己学生时代的小熊日记本。姐妹二人喜欢上同一个男孩子是多狗血的剧情,这么多年过去,林染这个伤的最深的人都找到了新的幸福,偏偏只有她林柒沉浸在过去的单相思中念念难忘。

    那天晚上,她的手划过钟楚遇的腹肌,跪坐在他的身上对他妖娆的笑。在他的冲刺中,她紧紧抱着他,一遍遍的叫他“阿遇”。

    所有一切一直发展到这里都很好,但是钟楚遇看到了她床头柜上没来得及放起来的日记,他拿起本子问她:“这是什么”

    “还给我。”林柒猜自己那时已经变了脸色。

    “不还。”钟楚遇把胳膊举高,一张照片从本子里掉了下来。

    “这是谁”钟楚遇在拾起照片的那一刻愣在原地。

    “他叫钟毓,是我年轻时候很喜欢的人。”林柒听到自己这样说。

    “那我呢”钟楚遇问。

    林柒笑了笑,把他手上的照片拿回来,重新夹到本子里:“阿遇,你好像忘记了,我们是怎么开始的。”

    “别叫我阿遇”这是她第一次见钟楚遇这样又生气又难受的表情,“林柒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爱不爱我”

    林柒明白,有些东西,早已失控。她如今只想极力把它们拉回正途:“钟楚遇,我们本来就是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关系。正好你烦了,我也腻了,我们到此为止。”

    钟楚遇固执的要她一个答案,压在她身上,像一只大狗一样亲昵的蹭着她,眼中似有泪光:“林柒你爱不爱我”

    林柒别过脸去,声音清清冷冷:“钟楚遇,你越界了。”

    从一开始的那个晚上她就跟他明确讲过,她助他成名,他陪她上床。林柒喜欢这种提前说好的钱货两清不掺杂任何感情纠纷的关系。钟楚遇如今已是风光无限,他们两个人的这段关系这时候结束也好。毕竟,她手上的资源,已经不如钟楚遇了。

    想到这里,林柒开口:“钟楚遇,我们结束吧。”

    钟楚遇因为她的这句话动作停了下来,盯着她的眼睛,想要从里面看出什么。林柒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平静的直视着他,许久之后,钟楚遇慢慢起身穿好衣服,脚步踉跄:“林柒,谁再找你,谁他妈是孙子。”

    公寓的门被他摔的震天响,看样子是真的气急了。

    当时那么失态的一个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可以一边帮她按摩太阳穴,一边大言不惭的说他是她男人。脸皮真的不知道比以前厚了多少。

    五、

    散场时陆谦初张罗着请大家吃饭,去酒店的路上和钟楚遇揽着肩膀称兄道弟,关系颇为熟稔。林柒坐在主桌,钟楚遇身旁,钟楚遇的胳膊大喇喇的缠在她的腰上,与对面陆谦初缠着孟雪的姿势如出一辙。

    晚上再次被半醉的钟楚遇扒光逼在床上按住两只手压在两条腿不能动弹的时候,林柒真的无话可说了:“钟楚遇,你够了”

    钟楚遇心满意足的嗅着她的味道,低头亲在她的耳垂:“不够。”

    他沿着她的脖子向下烙印,他的头发软软的,蹭在她的脸上让她痒痒:“不够。”

    他的身上带着不难闻的酒气,认真的把她的锁骨吸吮出了一朵小花:“不够。”

    他伸手触碰了一下她的粉嫩,在他的凝视下那里颤颤巍巍的挺立起来,他的唇舌才继续向下,虔诚的吻在她的胸前:“不够。”

    他的头继续下移,她的角度可以看到他头顶上的两个旋儿,据说头上有两个旋儿的人很犟,她感觉到他的唇瓣停在了她的小腹:“不够。”

    最后,他亲上了她的那里。她的身子在他的挑逗下发颤,他只是一意孤行的按住她,专心的用牙齿和舌头挑衅着她的冷静,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可以被逼的这么失控,她的身子难耐的扭动,脚趾难过的蜷缩,他铁了心一样不肯放过她。

    最后的最后,她被他送上高潮,而他接住了她。他抬起头对着大脑空白的她笑笑,强迫她同自己接吻,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林柒我要你,怎么会够了呢”

    完

    小剧场、

    情人节将至,钟楚遇为自己代言的某品牌录制了一个短视频,在网上被网友们疯狂点赞。

    林柒前些日子熬夜赶戏,终于迎来了一天假期,在家里睡了个天昏地暗。醒来时候发现已经是晚上,她去厨房给自己下了一碗汤面,坐在餐厅慢悠悠的吃。

    手机静悄悄的,没有人找她,她点开微博,虽然他们的微博有专业的团队打理,但是她还是习惯性的去自己看看。微博消息那里出现了许多的,她发现了钟楚遇转发的这个视频,点击播放。

    视频中的钟楚遇穿了一件深灰色夹克,脖子上绕了一圈浅灰色围巾,五官俊朗,昔日的少年完全长开,带了几分戏谑几分侵略气。

    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他对着镜头微微腼腆一笑,念的是海子的一首诗。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夜色笼罩

    姐姐,我今夜只有戈壁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

    除了那些路过的和居住的

    德令哈今夜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草原。

    我把石头还给石头

    让胜利的胜利

    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

    一切都在生长

    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  空空

    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醒了吗助理说你前几天赶戏,我猜你肯定得睡到今天晚上才醒。”在外面赶通告的钟楚遇好像计算好了时间一样把电话打了过来,“吃饭了吗”

    “恩,给自己下了一碗汤面。”林柒说。

    “真好,我还在这饿着肚子呢。”钟楚遇轻轻笑笑,下一秒直接原形毕露了自己又傲娇又臭屁的小狼狗本色。“你看到我新出的那个视频了吗帅不帅”

    “你都奔三的人了,还一口一个姐姐,幼不幼稚”林柒心里暗暗叹气好像自己也挺傲娇的,明明想对他说的是,你都奔三的人了,还这么撩骚,讨不讨厌。

    电话那端的钟楚遇轻笑,好像会读心术一样,声音伴随着风声清晰的传进她的耳朵:“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