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4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一天韩泽回家很早,秦涵看到他,跑去门口张着双手喊着爸爸要他抱抱。韩泽抱起秦涵在原地转了两圈,秦涵笑着大叫,在韩泽的脸上亲了一口:“爸爸,我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

    “爸爸最近工作忙。”韩泽在秦涵的小脸蛋上亲了回去,一路抱着她,胳膊托着她的小屁股。“妈妈呢”

    “妈妈在书房。”秦涵奶声奶气的说。

    韩泽带秦涵走到书房,祝秋音看到他们两个后起身,脸上表情惊讶:“怎么这么早回来了”

    “想多陪陪你。”韩泽微笑。

    祝秋音整个人表情一怔,勉强撑起一个笑容:“好啊。”

    “我刚才给阿姨放了假,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韩泽把秦涵放下,伸手摸了摸祝秋音的头发。

    秦涵年纪太小,不懂大人间的风起云涌,只兴奋的挥舞着两只小胳膊:“我要吃红烧鸡翅”

    “你呢,你想吃什么”韩泽问祝秋音,语气放缓,很是轻柔。

    祝秋音忍住哽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我想吃水煮鱼,很辣很辣的那种。”

    “好,”韩泽轻轻应道,又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祝秋音的头发。“你陪秦涵玩一会,我马上就好。”

    夜晚,一家三口一桌吃饭,韩泽给秦涵专属的小盘子夹菜,秦涵摸着饱鼓鼓的小肚子要去看动画片。韩泽带秦涵去客厅给她调出她最爱的迪士尼动画,秦涵的注意力被动画吸引,韩泽趁机回到餐桌。祝秋音在低头吃水煮鱼,其实她并不能吃辣,口中酥酥麻麻,被辣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韩泽走到祝秋音身旁,叹了一口气,把她搂在怀里,声音克制:“别哭。”

    “我嘴上有油,都蹭到你衣服上了。”祝秋音瓮声瓮气的说。

    “我待会换一件。”韩泽低头亲吻祝秋音的头发,声音降低,像是哀求。“秋音,别哭。”

    他看到她的眼泪的那一刻,才明白原来心碎是这种感觉。他高估了自己,他总是高估自己。

    二、

    把秦涵哄睡,韩泽弯腰亲了亲小公主的额头,轻轻为她关上卧室的门。祝秋音站在客厅等他,眼神复杂,只说了一句:“再陪我看一部电影吧。”

    他没有说出口的那些话,她都明白。

    黑白精修的经典老片,卡萨布兰卡到处充满着因战争而忧心忡忡渴望得到通行证去往美国的外乡人。亨弗莱鲍嘉在第八分钟出场,签出一张1000法郎的支票,吸烟注视着面前摆放的国际象棋,禁止德国银行家进入赌场,当面狠狠搓了一把他的锐气。

    一直等待他等的心焦的女人问他:Where  were  you  last  night

    鲍嘉头也不抬:Thais  so  long  ago,i  dont  remember。

    女人不甘心的又问:Will  i  see  you  tonight

    鲍嘉冷酷又随意的回答:I  never  make  plans  that  far  ahead。

    你昨晚去哪里了那么久之前的事,我已经忘了。

    我今晚会见到你吗那么长远的计划,我从来不做。

    两人身处沙发,祝秋音整个人缩在韩泽怀里,她仰头正好可以碰到他的脸颊:“你希望是男孩还是女孩”

    鲍嘉正在和德国军官打交道,说起话来滴水不漏,连抬头纹都是魅力十足。

    “男孩。”韩泽回答的语速很快,这个问题被他在心中滚过千遍万遍。他没什么重男轻女的思想,连秦涵都可以不带偏见的视如己出。只是他笑笑,解释道。“我想要儿女双全。”

    警察队长在对女主英格丽褒曼介绍男主:“Mademoiselle,hes  the  kind  of  man  that,well,if  i  were  a  ; i  were  not  around,i  should  be  in  love  with  Rick.”

    瑞克是那种恩如果我是个女人,我应该会爱上他的男人。

    祝秋音蹭了蹭韩泽的脖子,轻轻道:“你也是。”

    韩泽把她揽紧,用拇指指肚刮了刮她的脸,哑声问:“你后悔吗”

    “我有什么可后悔的”祝秋音笑,不念过去,不畏将来,凡为过去,皆成序章。“我曾经花了很长的时间同过去的自己和解,所有经历的事情,最终都成了我们的一部分。后悔无用,吸取教训向前看就好了。”

    抹掉记忆重来一遍,他们还是会那样做,大家还是会走到这一步。人在做决定的那一刻总以为自己是对的,至少会以为自己从几个都不太好的选择中选择了一个相对而言强一点的。

    韩泽低低叹了一口气,在祝秋音脸上亲了一下:“秋音,我后悔了。”

    男主被钢琴声吸引出来,和女主眼神交汇,整个人明显怔愣几秒。大家一同坐下,男主为女主打破两项惯例,目光沉沉,深陷往事。

    祝秋音说:“鲍嘉的那句gradulations,绝对指的是褒曼。”

    韩泽“恩”了一声,电影中鲍嘉独自闷闷喝酒:“No,sir.im  waiting  for  a  lady......Shes nbsping  babsp; know  shes nbsping  back.”

    我在等一位女士她会回来的,我知道她会回来的。

    而她确实回来了,他觉得心口的空洞被填补。可惜甜蜜只是暂时,遗憾才是人生主题,他再也不能同她共度余生了。

    鲍嘉一杯又一杯大口饮酒五味杂陈:“Of  all  the  gin  joints  in  all  the  towns  in  all  the  world......She  ; into  mine.”

    全世界那么多城镇,城镇上那么多酒馆,她偏偏走进我这一家。

    韩泽轻声道:“Of  all  the  high  sbsp; in  all  the  bsp; in  all  the  world......She  ; into  mine.”

    全世界那么多城市,城市中那么多中学,她偏偏走进我这一家。

    祝秋音没有应声,屏幕上的恋人爱情涌动,鲍嘉问褒曼:“Who  are  you  reallyAnd  ; were  you   did  you  do,and  ; did  you  think”

    褒曼带了几分娇嗔,回避问题:“We  said  no ions.”

    鲍嘉笑笑,倒出香槟,同褒曼举杯:“Heres  looking  at  you,kid.”

    巴黎即将沦陷,德国军队第二天就要开进,褒曼从窗口背过身去感慨:“With  the  whole  world  g,we  pibsp;this  time  to  fall  in  love。”

    整个世界都将破碎,我们却挑这时候来谈恋爱。

    韩泽静静看了一会电影,突然说。“不管男孩女孩,就叫韩瑜,怀瑾握瑜的瑜。”

    祝秋音把头埋在韩泽胸前,整个人肩膀微微耸动,过了很久,才轻轻应了一声好。

    三、

    韩泽的最终责任认定下发,处罚很是严厉,颇有以儆效尤的意思。又接到通知说有人实名举报韩泽受贿,韩泽被关押待审,杳无音信。

    祝秋音接连失眠多日,头发大把大把的掉,肚子里的宝宝还算乖巧,就是整个人没有胃口,吃什么吐什么。安可看了忧心,把秦涵接去自己那边照顾,每日接送秦涵去幼儿园。秦涵虽年幼懵懂,也知道妈妈最近病了,贴心的不给妈妈添麻烦。

    她人已回了公寓,家庭影院在播放韩泽陪她看的最后一部电影,鲍嘉在车站月台只等到了一张便笺,汽笛声响彻不停,纸张的字迹渐渐被雨水打湿模糊。

    Richard,

    I  bsp; go  with  you  or  ever  see  you  again.You  need  not  ask  ; believe  that  i  love  you.Go,my  darling,and  god  bless  you.

    Llsa

    我不能和你一起走了,也不能再同你见面了。不要问为什么,仅仅相信我爱你就可以了。走吧,亲爱的,上帝保佑你。

    恋人重逢后的第一次独谈并不愉快,鲍嘉懊恼的低头,在第二天主动找褒曼,找她要当年不辞而别的答案。他对于两个人的分别耿耿于怀,再听不得他们热恋时的钢琴曲,觉得她是因为怕居无定所东躲西藏而离开他于是选择了开一家咖啡馆度日。他站在她身边,带着试探,故作傲慢,并忍不住提出要带她离开。

    一切解释清楚,二人重燃爱火。我试图避开你,我以为永远都不会再见你,你从我的生命离去,如果你知道分别那天我的感受,如果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如果你知道我依然这么爱你现在,我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勇气离你而去,第二次离你而去。

    他像她当初骗了他一样骗了她,卡萨布兰卡的机场,他的空白通行证上签了她和她丈夫的名字,放手成全。

    他对她说了很多话,说她的丈夫需要她,她是她丈夫的助手与支柱,她的丈夫失去他会早晚后悔,他们都明白她是属于她丈夫的。

    他对她编织谎言,说他们两个人留下会进集中营,说他要去忙自己的事情不能带她一起。

    最后,他说:“Llsa,im  no  good  at  being   it   take  mubsp;to  see  that  the  problems  of  three  people  dont  amount  to  a  hill  of  beans  in  this  bsp; world.”

    清高我并不在行,不过要明白也不难,在这疯狂的世界里,三个小人物就别太计较了。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但是此时此刻,Heres  looking  at  you,kid。他把一切都考虑好了,甚至去向褒曼丈夫撒谎解释他同她妻子的事,他为了让他们顺利离开更是开枪杀了一名德国军官。

    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God  bless  you.”

    他很难出口道别,只说:“You er  hurry.Youll  miss  that  plane.”

    她在错在时间遇到他,也在对的时间遇到他。她知道他说的都是谎话,也知道自己需要割舍一段爱情。飞机在雾中起飞,这次真的成为了两个人的最后一面。

    祝秋音挠了挠头发,她已经记不清,韩泽被关押之前,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了。

    都说告别的时候要用力一点,因为很有可能就是最后一面。实际上,同无数个人的最后一面,都是在我们不知不觉的时候悄然发生的。

    而她所爱的人,或早或晚,都会弃她而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