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4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韩泽亲自去机场接人,坐在车里等。祝秋音刚上车,被他抱在怀里,勒的她有点喘不过气。祝秋音举着两只胳膊无处安放,顿了几秒,回抱住他,手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

    在这个安抚意味十足的回应里,韩泽的情绪渐渐平息。他没有问祝秋音在加拿大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这些保镖早已对他汇报。他只是嫉妒,她后来和秦明有了那么多的回忆,秦明甚至给祝秋音冠以秦太太的身份,在那时他只能维持着和郑羽洋的联姻、观察着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就算没有祝秋音,他同郑羽洋也不是一路人,走不到一起。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利益,郑羽洋看起来对他情根深种失望万分,还不是转眼就笑靥如花的奔向了别的男人怀抱他遗憾的是,人死灯灭,秦明在祝秋音心里,永远都会是一个好丈夫。

    而给祝秋音婚姻,恰恰是他最有心无力的事情。

    韩泽伸手握住祝秋音,对她笑笑:“我们回家。”

    失去祝秋音的后果,他再也承担不起。韩泽终于开始尝试向祝秋音袒露心声,讲述他身负的压力、心底的不安、对她的在乎、对现状的无力;他也终于开始尝试给祝秋音一个关于他们两个人前尘往事的解释,给她一个关于他们两个人未来走向的承诺。

    他不介意卖惨来让祝秋音心疼,他一点一点加重砝码,因为他真的害怕,祝秋音在加拿大的这段期间,不肯再回来。他不敢再小瞧她,如果她真的下决心离开他,她会比任何女人都来得绝情。

    大学时期祝秋音已消失很久,因为家庭缘故,他的生活一下子压力骤增。家族中人暗示他接触几家适龄女孩,他坐在咖啡店等对方赴约,咖啡店在放一首歌。

    Well  you  only  need  the  light  when  it039;s  burning  low

    Only  miss  the  sun  when  it  starts  to  snow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her  go

    Only  know  you039;ve  been  high  when  you039;re  feeling  low

    Only  hate  the  road  when  you039;re  missing  home

    Only  know  you  love  her  when  you   her  go

    And  you   her  go

    只有在朦胧黯淡时才念及灯火光亮

    只有在冰天雪地时才怀念阳光温暖

    只有在已然放手后才始知那是真爱

    只有在身处低谷时才遥想过去峥嵘

    只有在乡愁涌动时才痛恨旅途遥远

    只有在已然放手后才始知那是真爱

    但你已放手让她走

    Staring  at  the  bottom  of  your  glass

    Hoping  one  day  you039;ll  make  a  dream  last

    But  dreams nbspe  slow  and  they  go  so  fast

    You  see  her  when  you  bsp; your  eyes

    Maybe  one  day  you039;ll and  why

    hing  you  toubsp;surely  dies

    酒杯已空  醉然凝视

    希望有一天可以永远沉醉于美梦

    但你知道  梦来的温柔  而醒的残酷

    当你闭上双眼  你仿佛看到了她

    也许终有一天你会领悟

    你是如何亲手毁掉了一段挚爱

    十五岁的祝秋音眼神明亮,肯同他开玩笑,一腔爱慕眷恋崇拜不曾掩饰,总会说她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带着羞赧与好奇肯把自己交付给他。

    家族突变,盛极则衰,昔日眼高于顶的韩太子也有仰人鼻息的一天。身在异国想归家而不得的日子他再也不想经历一次,祝秋音是他心中所剩无几的柔软,他弄丢了她,也弄脏了她。

    低谷、峥嵘、乡愁、毁掉挚爱他静静的听着这首歌,觉得每个单词,唱的都是他。

    二、

    圈子里的人已经习惯了祝秋音和韩泽成双入对同进同出,不敢得罪二人,只在背后议论一句祝秋音好手段。祝秋音和韩泽一同准备赴宴,祝秋音顺手从一排衣服里拿了一条蓝色的连衣裙打算换上,却看到站在穿衣镜前的韩泽把打了一半的领带解了,重新挑了一条蓝色的系好。

    男人心中永远住着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没有例外。祝秋音用舌头抵了抵牙齿,掩盖笑意,没有说话,把裙子穿好,对照镜子整理。

    “生一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宝宝,好不好”镜中出现韩泽的身影,他从背后搂住她的腰,将唇印在她的后颈,手掌渐渐向下探去。

    “我们还要出门”祝秋音被他逼的节节败退溃不成军,伸手相推没有力道更像是欲迎还拒。韩泽把她的裙子撩了上去,下手力道加重,祝秋音出口的声音娇娇气气。“你别啊”

    “不出去了。”韩泽亲了亲她微红的耳垂,镜中镜外有两对紧密相贴的恋人。他弯弯唇角心中愉悦,方才他说生宝宝,她没有拒绝。

    二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做一场,状态好的像回到了日本温泉之行过后他一次次带祝秋音解锁新姿势的时候。虽然祝秋音一直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答复,但他可以感知到,最近这段时间祝秋音对他的态度软化了不少。她在他身下,双腿夹紧他的腰,双眼迷离,予取予求。

    宴会没有去成,连衣物都牺牲掉了,韩泽这段时间格外黏她。祝秋音被他抱去洗澡又抱回床上,身体疲乏毫无睡意,项链还挂在她的脖子上,HZ两个花体字母,方才它在她的眼前晃了很久。她叹了一口气:“你赢了。”

    “我曾经在和男生打交道时会不自觉的拿他们和你对比,”祝秋音抿了一下唇,这些话,是她第一次说。“觉得那么多的人都好像你,感慨那么多的人都不如你,可惜那么多的人都不是你。”

    在决定回国之后,我梦见过你很多次。梦里无数出现过的场景是我看到你的背影,你回首,我呆住。你挺拔而帅气的笑着,叫我的名字。

    我曾经幻想过无数次与你的相遇。

    我曾想过,我去参加某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你正好在场,然后我们再次相遇。

    我曾想过,我去某个城市旅行,你正好也在我所在的那个地方,然后我们再次相遇。

    我曾想过,我去某个餐厅,你正好也在那里用餐,然后我们再次相遇。

    我曾想过,在熙攘的人群中,我们擦肩而过,或为彼此停下脚步。

    我曾经想过无数种偶遇,也为此练过无数种笑容。但是真的到和你再见的那一刻,我怕了。我怕你再次伤害我,而我真的经受不起第二次受伤了。

    她总说自己和祝秋语不同,祝秋语为爱而生浪漫细腻,实际上,她祝秋音像一只飞蛾,遇到的每一处火光都用整个身心去爱,被灼伤被刺痛依旧不思悔改。

    三、

    祝秋音不会知道,韩泽同样也梦见过她很多次,想象过无数重逢她的场景。

    她会不会委屈,会不会难过,会不会给他甩脸色,会不会拿他当路人。她在加拿大消失之前的状态很不好,祝家、白家甚至何云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她会是一个人还是身边有了别的男人,她会不会已为人妻为人母,她会不会恨他恨到见面情绪激动破口大骂,会不会只当他路人目不斜视的从他身旁经过。

    他希望她过的不好,那样在再见她时,他能够开口讽刺她一番;他也希望她过的好,他们全部愧对于她,若她比在加拿大时还要凄惨,他们当真是罪孽深重。

    郑羽洋无意中的一句话引发了他关于郑一洋是去见祝秋音的猜测。没那么巧,他告诉自己,这些年的寻人路程从没有过什么好消息,但还是忍不住想去试一试。收到祝秋音在巴黎的照片的时候,韩泽的手有点抖。

    他的小女朋友,长大了,整个人长发柔软,风情万种,透露出一股漫不经心的优雅。听说是学了导演,在法国读的研究生,但是法国之前的经历全无,被人刻意隐藏。看样子,好像已经安全的从过去走出来了。

    真的是太多年没有见到她了,她一定要再回到他身边,而这次,他不会再大意到放她离开了。

    祝秋音是因为四人关系而销声匿迹的,韩泽不会再重蹈覆辙,找到祝秋音的事,他没和任何人说。他在国外行事掣肘颇多,又再受不得祝秋音不在自己身边的煎熬,便开始设局让祝秋音回国。秦明和王梓羽何等聪明,没过多久便知道了,在他的局中顺水推舟,三人默契依旧。

    他娶郑羽洋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其中关系错综复杂,他需要郑家的帮忙。沈悦只是个他不放在心上的小角色,他不会让郑羽洋伤到祝秋音。王梓羽偶尔会想起一出是一出,他不放心,没想到秦明给了大家一个惊喜。

    秦明在祝秋音的事情上,做的比他们任何人都要有勇气。韩泽看着祝秋音和秦明交换戒指,一副要与过去彻底告别的架势,心中冷笑。凭什么,你可以释然,只余我一人同往事纠缠。

    上位圈家族没有常青树,只保持着微妙平衡而已。秦明祝秋音结婚,秦家被打压,并不是祝秋音的招惹,只是被大家抓住了这个机会。政客和商人是最懂得见缝插针的两种人,韩泽只需摆出一个姿态,下面便能够汇集一群人马。

    普洱茶香气浓郁,韩泽轻轻吹气慢啜。祝秋音值得,值得秦明许一个秦太太的身份,也值得他耗费不少来将她夺回。

    如今,这个女人就躺在自己怀里。自己就算没有办法娶她,也没有办法再娶别人。韩泽抱紧祝秋音,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哑着声音承诺:“我不会让你再受伤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