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4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初春时节,万物复苏,祝秋音觉得自己近期的运势格外的顺。

    无人驾驶汽车量产上市,被称作汽车行业的新革命,销售连月上涨,秦明等到了一个迟来太久的胜利;咫尺长门的最终票房过了六亿,各电影节邀约不断,她成为大家最看好的新生代导演之一。

    秦明留给她的汽车股票还在,她一夜之间名下增加大量资产。周末带着秦涵去秦家见二老,连秦家人对她态度都有所缓和。

    她和秦涵住在韩泽的公寓里,韩泽只要不出差,每晚必会回来过夜,佣人称他们为先生太太,有时候她会生出这是夫妻相处模式的错觉。

    古驰杰很够义气的把之前收走的那些股票原价卖给了她,并顺势把她的事业合约签了下来,开出的条件不错。下一部电影还不急筹拍,祝秋音把精力都放在了秦涵身上。

    秦涵已经六个月了,小胳膊小腿坐在地毯上对着她笑,祝秋音把她推倒在小枕头上,秦涵傻乐着蹬着小短腿好半天才坐起来。祝秋音笑了,拿过奶瓶给她冲奶粉喝。看着她慢慢长大,牙牙学语,她的心中一片柔软,几多感慨。

    咫尺长门在国外上映,并荣获多个电影节的奖项提名,祝秋音个人粉丝大涨,走红毯被媒体拍照报道称她是颜值与才华并存的真女神。连祝秋语都打来电话对她说恭喜新片大卖,顺便提了一句祝贺她新登胡润榜单,并劝她斯人已逝不要沉湎过去出不来。

    祝秋语嗯嗯啊啊胡乱应着,心中突然想到自己现在算是小有名气,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看到她的消息再回神的时候正好听到祝秋语要给她介绍男朋友,吓得她急忙婉拒自家姐姐的好意,谎称自己目前有心怡人选,尚在接触中,等有好消息了再告诉她。

    “确定下关系一定要告诉我”祝秋语在电话里半真半假的抱怨,“上一次直接把人领到了我面前说你们决定结婚知不知道你吓了我一大跳”

    以前倒还好,自从她闹过加拿大那一出之后,祝秋语对她越来越有了姐姐的样子,尤其关注她的情感生活。一通电话粥煲完,祝秋音长舒了一口气,把方才让自己眼前一亮的剧本拿了起来。

    二、

    蓝牙音响慢慢转动,传出老狼嘶哑的嗓音,伴随着吉他声:

    月光下的城城下的灯下的人在等,人群里的风风里的歌歌里的岁月声,谁不知不觉叹息,叹那不知不觉年纪,谁还倾听一叶知秋的美丽。

    早晨你来过留下过弥漫过樱花香,窗被打开过门开过人问我怎么说,你曾唱一样月光,曾陪我为落叶悲伤,曾在落满雪的窗前画我的模样。

    那些飘满雪的冬天,那个不带伞的少年,那些被门挡住的誓言,那声被雪覆盖的再见

    剧本名叫月光倾过谁的城,整个故事简单而狗血,女主和初恋男友步入社会各自成长,女主爱上别人和初恋分手,因初恋意外身亡心中有愧去了云贵高原,在那里邂逅了一场艳遇,回来后再遇一夜情对象,和前男友继续纠缠,最终和前男友重修于好。

    作者的文字功底不错,倒也没有显得女主太渣,祝秋音觉得自己有一点点能够明白女主的心她不过是有一点点懦弱,不过是想要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不过是想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

    往事一幕幕回放,G市的军区大院,石头别墅的二楼房间,心情稍带烦躁的弹奏着黑白琴键,练完琴吃罢饭去公园的露台上站着看整个城市灯火通明。

    往事一幕幕回放,六个少男少女一起吃饭一起唱歌一起打雪仗,一起旅行一起庆生一起上下课。这是被她美化了的记忆,也是她记忆中残存不多的美好。

    往事一幕幕回放,韩泽在满天烟花中拉起她的手,王梓羽和她一人拿一个甜筒在民国建筑群轧马路,秦明端着一杯咖啡身穿长风衣站在塞纳河边冲她笑。

    往事一幕幕回放,在法国的超级市场郑一洋苦恼的对着各种奶酪牌子犹豫不决,向她抱怨说法国的奶酪最难吃,简直是又酸又臭,真不知道他们怎么下得了口。

    往事一幕幕回放,她和陈寒去斯特拉福德的莎士比亚故居,埃文河畔的素色老房子,展览的东西倒是一般,祝秋音看着博物馆里“TO  BUY  OR  NOT  TO  BUY”这句话忍不住一直笑啊笑,被陈寒忍无可忍的揽着肩往前带着走。

    曾经觉得时间那样漫长,到了现在却体会到了岁月如梭如瀑布飞流直下。读过一些书,看过一些电影,路过几处地方,交了几个朋友,爱过几个人,便已走了近乎半生。

    男主给睡梦中的女主戴上戒指,带着膜拜感的吻了吻她,把她抱在怀里继续睡去。

    剧本的最后一幕,男主陪伴女主站在初恋海葬的地点,女主迎着风撒下玫瑰花瓣,祝秋音只看着文字就能想到怎样去运用镜头。

    就是它了,祝秋音在心里对自己说。

    三、

    韩泽告诉她自己和郑羽洋协议离婚的消息是在一个很平常的饭后,秦涵少食多餐多眠,保姆抱她去睡觉。祝秋音去客厅看电影,韩泽坐在她身边喂她小西红柿,一口一个。听到韩泽说话的时候她愣了一下,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连口中的小西红柿都忘了咀嚼吞咽。

    电影色彩杂乱华丽,镜头扫过匆匆人群:“梦想是自由的,但是实现梦想渡过幸福一生的人少之又少,因此绝大部分没那么幸运的人,要么伤心的长吁短叹,要么沉醉于悲伤中,要么草草地了结一生,要么笑着搪塞过去。不论走哪条路,都是前途渺茫。”

    原来他知道自己在乎什么。古驰杰曾经对她提过一句“韩泽和郑羽洋走离婚程序”,韩泽没对她说,她也没问过,心中暗暗期待过,看着韩泽态度无甚变化只道自己多想,没想到韩泽今天突然间直接告诉她自己已经和郑羽洋协议离婚。

    面前的男人没换家居服,只脱了西装外套,领带被他拉下来,灰色衬衣的领口性感的解了三颗扣子。他递给她一个盒子:“送你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盒子打开,祝秋音看到一条项链。铂金材质,坠链一体,低调简单,仔细看会发现图案是颇有设计感的“HZ”两个字母。

    HZ啊,是韩祝还是韩泽

    祝秋音恬静笑笑,乖巧的说了一声“喜欢”。

    电影播放到了女主旁白:“希望父亲喜欢我,上父亲想让我上的学校,选择父亲想让我做的职业,努力成为父亲心目中的好女儿。但是即使是这样,到最后,我的努力也都是白费。”

    韩泽把项链给她戴上,拇指在字母处停留了一瞬,板正她的脸,定定的看着她,目光深邃,伸手把她抱在怀里:“我和郑羽洋协议离婚了。”

    我和郑羽洋协议离婚了。

    这句话既轻飘飘又宛若千斤重,他没有接着提要和她结婚,他向来中诺,言出必行,拿不准的事情不会提前许愿。他离婚的消息已经足够给她造成冲击。

    她以为,自己要一直没名没分的以不堪的情妇姿态在他身边直到他腻烦。

    她以为,他永远都不可能为了自己放弃既得利益,永远都不可能告诉她这句话。

    电影里面,女主角摸着自己被打的侧脸说:“人的价值,不在于得到什么,而在于付出了什么吧。”

    “有些话,我想对你说很久了。”韩泽从身后抱住她的腰,在她脸侧亲了亲,疏而叹了一口气。

    郑武公、庄公为平王卿士。王贰于虢,郑伯怨王。王曰:“无之。”故周郑交质。王子狐为质于郑,郑子忽为质于周。

    这是一个记载于左传的故事,郑武公、郑庄公是周平王卿士,平王宠爱虢国,郑伯怪平王,平王说:“没有的事。”于是周和郑国交换质子,平王的儿子狐去郑国做了质子,郑伯的儿子忽去周做了质子。

    自春秋礼乐崩坏起,为了表明友好合作姿态,也为了给因利益结盟的双方吃一颗定心丸,君主会把儿子送去别国作为质子此后,每逢天下几分的时候,君王们都会玩这招。

    质子不好做,远离故土,寄人篱下,身份敏感。既是两方的中间人和缓冲地带,也是一旦出事最先引火烧身的地方。

    韩泽很隐晦的说了一句:“傻丫头,你以为,我是随随便便选的加拿大这个国家”

    电影播放到了女主杀人,满身鲜血从窗台跃下想要一死了之,双手忍不住抓上围栏:“我觉得,这回我的人生真的完了,尽管如此,我躯体还是想活下去。”

    祝秋音走了一下神,心里想,她也曾经这样觉得。在加拿大的时候,她把刀在手腕划下去,也觉得人生无望。幸好有陈寒。

    据说越是痛苦挣扎的人,越能在这部电影找到共鸣。祝秋音看的囫囵吞枣,不喜欢女主性格,又被韩泽的故事勾着,直接拿遥控器点了关闭。她被他抱在怀里,听到他说:“你永远不知道你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有多重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