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两个人面对面沉默了一阵,柜台传出咖啡豆打磨的香气,咖啡厅的背景音乐换了一首,歌手的嗓音空灵而性感,祝秋音留心听歌词。

    where  do  we  go  from  here

    there039;s  no  words  that  you  bsp; say  with  answers

    I039;ve  been  looking  for

    still  life039;s  okay

    heading  in ion  I  am  never  ready  for

    no  need  for  al; knowing

    when  we  leave  and  where  we039;re  going

    我们从此出发去往何处你好像没办法做出回应

    我一直在苦苦追寻可是生活依旧如此带我走向未知方向

    我还没有做好准备没有必要总是知晓

    我们准备何时离开  又准备去向何方

    “那我们大家都直接一点,”祝秋音问,“你约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她在接到苏青电话之后,因为王梓羽的打岔而把事情抛之脑后,直到今天苏青给她发过地址她才想起。她在来的路上,有些恶意的想,总不会是像豪门影视剧那样狗血,要她离秦明远一点吧

    “我想和你叙叙旧。”苏青的黑咖啡上来了,她往里面加了奶精。“看起来,你好像没什么心情”

    祝秋音没说话,她的拿铁也上来了。她曾有一段时间只喝意式浓缩,精神不够的时候喝双份,加上饮食不规律,把肠胃弄坏了,再不敢放肆,连点个咖啡都要加一半牛奶中和一下。

    苏青点上第二支烟,自顾自说下去:“那时候我们只有十七岁,见识少,是真的觉得恶心。”

    “我理解的,真的理解。”祝秋音自嘲笑笑,“我都马上要二十四岁了,一样觉得恶心。”

    “那你现在呢打算怎么办”苏青没有告诉祝秋音,她在近期的一次聚会上和秦明谈了几句。少女情怀不再,她面对秦明时仍会抱怨上帝的偏爱。秦明很轻描淡写的给了她祝秋音的联系电话,说她如果想见她的话可以打电话约一下,对话之中提及祝秋音时的霸道与亲近不言而喻。“据我所知,他们好像没有要放过你的意思。”

    当然没有。祝秋音心中烦闷,否则,也不会把自己逼回来了。她在法国的风声是郑一洋走露出来的,她不会因此责怪郑一洋,如果可以,她希望郑一洋永远不要知道。她本来想的是,回国有回国的过法;没想到的是,三个男人看向她时目光中的侵略性一如往常。

    “我不知道怎么办,真不知道。”祝秋音被苏青的问题问的很想抢她一支烟来抽。

    她会抽烟,没有烟瘾。年少时的韩泽最喜欢吸一口烟之后拉过她来接吻,让她满口都是烟味;十七岁时她抽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支烟,没有呛的咳嗽,也并不觉得好抽,从肺里转一遍再吐出来的那一瞬有真的放松。

    在欧洲的时候,她发现英国女人连抽烟都是那么一本正经,而法国女人抽烟是自带的风情万种。自惭形愧下,自己就不抽了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说法。实际上是因为她看到陈寒轻微的皱了皱眉,自己便乖乖的自觉把烟盒和火机扔进了垃圾箱。

    那首歌还在唱着。

    So  grip  your  bsp; grip  your  keys

    ; are  you  waiting  for

    There  is  no  need  to  make  up  a  reason  anymore

    When  you  hear  the  engine

    ; you  really  know  for  sure

    There  is hing  that  guides  us  toward

    Fates  northern  shore

    那就拿上你的外套  带上你的钥匙吧

    你还在犹豫什么

    没有必要再去编造任何理由了

    当你听到引擎轰鸣的声音之时

    你便可以确切的得知内心所想

    总有些什么在引领着我们前进

    命运的北海岸

    “我帮你。”苏青缓缓吐出一口气,“我帮你离开这儿。”

    “苏青,你不欠我的。不用这样,真不用。”祝秋音看着她,轻轻摇了摇头,给了她一个洞悉一切的笑意。“何况不管我在不在秦明身边,他都不会选择你。”

    为了心中的一点负罪感得罪那么多人,她为苏青觉得不值当。

    祝秋音为了让苏青断了念想,把话说的有些难听,而苏青却是听懂了:“不用这样激我。如果我之前还抱有什么幻想的话,在见到你之后也灰飞烟灭了。我是真的想帮你,但如果你真的不用我帮忙,我乐得清闲。”

    “还是谢谢你。”祝秋音面前的咖啡凉了,她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然后用餐巾纸擦了擦唇角。“我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地狱足够了,不要再祸害其他人了。”

    二、

    “怎么会肚子疼”身后的大手替她轻轻揉着小腹,带来丝丝暖意。“又没到生理期。”

    “今天和苏青见面时候,喝了一杯咖啡。”祝秋音胃病发作,躺在床上连声音都很虚弱。“我不舒服,不能要不,你先回去吧。”

    王梓羽皱皱眉,连名带姓的叫她:“祝秋音,你觉得我来你这儿,就是为了睡你的”

    难得不是吗祝秋音很想反问回去,很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王梓羽永远是三个人中与她最心意相通的那一个,无数次让她觉得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在此时王梓羽依然读透了她的心思,叹了口气,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今天和苏青见面,怎么样”

    “你说,我如果离开的话,走的掉么”祝秋音想起了苏青的话,索性拿过来问问他。

    王梓羽很煞有介事的对她分析着:“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秦明他自从你回来之后还没睡过你,一定会先把之前落下的补完再说;至于韩泽,他的身份受限,不能亲自去国内,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你的翅膀折了,让你飞不出去。”

    意料之中的答案,祝秋音顺着他的话懒洋洋的问下去:“为什么对你来说,是无所谓的”

    “你明明知道”王梓羽亲了亲她的头发,“不管你到天涯海角,我都会追着你不放。”

    “那么,是谁折了我在法国的翅膀”祝秋音选择直接无视掉他的宣言,突兀抛出一个问题。

    为什么回国,郑一洋问过她,苏青问过她;韩泽没有问过她,秦明没有问过她,王梓羽也没有问过她。她之前的答案是借口,事情的真相是,在有心之人的操纵下,她不得不回国。陈列着BBC和法国电视台有过实习经验的简历无人敢收,在HR语焉不详的暗示中她恍然明白原来自己,除了回国,竟已经被逼的无路可走。

    她和陈寒之前约定不再联系,当然可以选择依靠郑一洋,可是事情总要付出代价,她不愿。郑一洋自己本身也是需要依附家族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的公子哥,若是两个人真的在一起,她对于未来并不期待,也不抱有乐观态度。

    王梓羽沉默了一会儿,很生硬的转移到了另一个话题:“肚子好点了吗”

    比之前强了一点,还是难受,王梓羽的手便一直放在那里揉着。祝秋音心里默默的想,下次再跟人约地点,不如选择一个港式甜品店吧,哪怕喝个黑芝麻糊都行,起码不会伤胃。

    过了一会儿,祝秋音叹息了一句:“你连哄我都不肯。”

    三、

    青春期的男孩不知节制,同样不知满足,渐渐对她玩起了花样。

    他们在别墅里面开始和她玩起了角色扮演,也开始买了道具用来调教她。

    她演过丫鬟、小姐、医生、护士、病人、老师、学生韩泽喜欢她妖娆性感的样子,秦明喜欢她强自忍耐的模样,王梓羽喜欢让她换上各种各样的公主裙,然后把她压在身下听她哀求呻吟。

    当祝秋音在餐馆卫生间里颤抖着把跳蛋从身体里拿出来的时候,她终于意识到觉得一切都乱了。而在这时,她听到了敲门声和韩泽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开门。”

    门打开了,又随即关上。他的皮带没有解下来,一下一下的进出都和她的皮肤接触着,冰冰凉凉。她伸手搂住他,泪水留下来:“韩泽我只想跟你”

    韩泽的脸上闪过情绪波动,却不是怜惜,他扯过她的头发逼她看向他:“我让你去和苏青林樱她们一起住,为什么不去”

    “我没有来得及”祝秋音的眼泪流的更多,小脸满是楚楚可怜。她不明白为什么韩泽默许了三个人的分享,但她明白韩泽在机场的那番话以及之前的表现,其实对她是有着独占的心思在里面的。而且,秦明之前感慨过韩泽速度太快,在机场刚送走韩泽回到车上就握住自己手的秦明不也是半斤八两

    韩泽抿唇,大力伐挞,狠狠泄进了她的身体。

    祝秋音不知道韩泽是怎么和秦明王梓羽沟通的,不久之后便带她搬了出去。他们的新住址是一个两室一厅的公寓,祝秋音喜欢拉开客厅的窗帘,看室内照满阳光。这个公寓代替了别墅成为六个人聚会的地方,苏青和林汐始终蒙在鼓里,秦明和王梓羽的情商太高,导致伪装的也太好,不再对她动手动脚,客气有礼又温柔体贴,待她竟和她刚和韩泽确认关系那会一样。

    韩泽坐实了她女朋友的身份,高干子弟的聚餐之中,大家对她的称呼从之前的“秋音姐”全部改口成了“小嫂子”。

    当时的祝秋音太傻,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后来的祝秋音在三个人不同对话的暗示下才明白,当时的他们,没有因为她而设立什么游戏,而是他们本身就有着一个约定俗成的游戏,她恰巧参与了进来;之后,他们三个人,因为她的存在,更改了游戏规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