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秦明和王梓羽的出手,在韩泽回家期间。

    韩家女儿出嫁,需要韩泽回去做傧相。韩泽和堂姐关系不错,为了家族也要回去露露脸。祝秋音去机场送他,秦明开车同他们一起。韩泽登机前看着祝秋音说:“我不在的时候,你搬去和苏青林樱一起住吧。”

    “好。”祝秋音抬头看着他微笑,“等你回来。”

    韩泽的回应是给了她一记深深的告别吻。

    目送韩泽经过安检,秦明和祝秋音从机场出来,秦明绅士的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

    “我看学校里面,好像开车的很少。”祝秋音说。

    “是啊,”秦明淡淡笑着解释,“虽然加拿大十六岁就可以考驾照,但毕竟是一群高中生,没大有买车的经济基础。”

    “就好像你不是高中生似的。”祝秋音很想翻一个白眼给他,忍住了。

    秦明笑了,自动挡的车右手很清闲,他抓住了祝秋音的左手握住,大拇指轻轻滑动似是暗示:“我是有经济基础的高中生。”

    祝秋音先是惊讶于秦明出手的这样快,随即往回抽手。男女力气从来不在一个等级,她只听到了秦明的轻笑:“你再动,我就把车停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把你给办了。”

    不管是多下流的用词,从他们三个人嘴里说出来都像是天经地义。祝秋音放弃挣扎,扭头看向窗外:“怎么,你们三个人的习惯共产共妻”

    秦明“呵”了一声,把她的手拿到唇边亲了亲:“相信我,不管我们三个人之前玩的多开,至少是对你,真的没有分享的打算。”

    祝秋音对于秦明的话表示了不相信的态度,在外人眼里的谦谦君子,偏偏对着自己胡搅蛮缠的很。而在他的胡搅蛮缠下,祝秋音没有给苏青林樱打电话,也没有提出借宿的请求。

    秦明抱着她泡在浴缸里,他带她洗泡泡浴,白色泡沫下是两个人交缠的身躯。秦明的牙齿撕扯着她的耳垂,不出所料的引出了她的轻颤。秦明的声音有着让人放松的舒适感:“给我讲讲,你们是怎么开始的。”

    祝秋音给他讲郑家的家宴,韩泽的那一道糖醋里脊,帮他系围裙时的呼吸、他抓住她手腕的手和伸过来喂她的筷子,以及让她意乱情迷的两个吻。

    “真嫉妒他,”秦明叹息,语气竟带了些许的咬牙切齿。“他下手太早你的初吻、初夜都给他了。”

    “秦明,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祝秋音产生一种无力感。她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三个男人之间的游戏,又觉得自己仿佛成为了三个男人的玩宠。秦明口口声声说三个人对她没有分享的打算,但秦明现在的所作所为,完完全全的把“朋友妻,不可欺”这句话给忽略的一干二净。虽然她不算是韩泽的“妻”。

    “不想干什么,只想要你。”秦明亲了亲她的腮帮。

    祝秋音因为秦明的这句话想起了自己无意识的偷听,她不知道秦明说的游戏规则指的是什么,但是王梓羽说过一句他和秦明的耐心不多,她现在明白的是,他们两个已经没有耐心了:“你们这样对我,是因为在和韩泽玩什么游戏吗”

    “当然不是,怎么会这样想”秦明否认的很自然,双手掐住她的腰在他的身上上下运动,语气带了些微的狠厉。“在日本的时候,就想这么对你了。在温泉池子的时候,被韩泽当着我们的面玩上了高潮你以为我和王梓羽都是瞎的么”

    浴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王梓羽只穿了一条子弹内裤站在门外,肩宽腰细,被内裤包裹着的尺寸有着不成比例的硕大,摘掉眼镜之后的卧蚕眼又细又长,他看着两个人轻轻微笑:“明,好东西,是不能一个人独享的。”

    二、

    祝秋音向来承认,韩泽、秦明和王梓羽是她对于男女性事的认知上很好的老师。

    换句话也可以说是,他们三个人,不断的挑战了她对于性的接受的底线。

    韩泽不在别墅的那几天,祝秋音很少出门。秦明和王梓羽的对外说辞是她生病感冒了,因为他们两个人也被传染,所以需要静养谢绝拜访,就这样把苏青和林樱挡在了外面。

    人在国内的韩泽很忙,每天会尽量抽空给祝秋音打一个电话。祝秋音接电话的时候,其他的两个男人就在身边调戏着她,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连自己敷衍着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王梓羽把自己套间卧室的床换了,kingsize的水床,一年四季保持恒温,躺下时能感到身下的水纹迅速蔓延开来,连翻好几个身都不会掉下去。每天晚上祝秋音和两个男人在上面翻云覆雨,至于白天她只想得到一个形容词,叫做白日宣淫。

    在和这三个男人的纠缠瓜葛上,她从来都不会假惺惺的说自己无辜。

    她不反抗,是因为知道,反抗除了给自己带来苦果之外,根本不会起到任何作用。三个男人的生命太顺了,想要的一定要得到,不会存在第二种可能。她不能否认的还有,自己的身体对于和他们的云雨之欢乐在其中。

    王梓羽喜欢看她只系一条围裙在厨房切菜,尤其喜欢在祝秋音放松警惕的时候搞突然袭击,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身后,下一刻把她按在案台上,在她干涩的时候把自己一点一点挤进去,同时对她上下其手。

    祝秋音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接受现实很快的人,不管是生命中的重大变故,还是被男人按在身下狠狠插弄。通常没过多久她的身体就会自动适应王梓羽的频率,然后恶作剧的绞紧他,想要看他缴械投降。秦明经常会在这个时候加入他们,他的手会粗暴的抓住她,让她感觉到隔着一层嫩肉时,两个人的进进出出。

    水乳交融的那一刻,祝秋音仰头,看着水晶灯上是无数的和男人交合的自己的沾满情欲的喘息的脸。她的脑中白光闪过,整个人在秦明怀里抵达高潮。

    在这个时候,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韩泽静静换鞋,看了一眼客厅地毯上的三人,把门带上,走到他们面前。

    祝秋音双眼迷蒙的看着他,想要解释什么,看到牛仔裤的扣子拉链在自己面前解开,听到韩泽喑哑的声音:“乖女孩,张嘴。”

    三、

    咖啡厅的地址是苏青给祝秋音的,地理位置些许偏僻,不容易遇到熟人。里面环境倒是很好,高大的绿植把一个个的卡座挡住,私密性很强。

    祝秋音去的时候,苏青已经到了。多年不见,苏青已经成了世界知名摄影师,走冷淡性感的御姐路线,深色衣服把人看的心神荡漾,最擅长捕捉人像。

    听说,林樱做了时尚杂志的主编。祝秋音想起自己回国后曾在某私人会所等待投资方时随手翻看的杂志,上面赫然印着林樱的名字。她看向坐在她对面的苏青,时光易逝,物是人非,她们都变了。

    “怎么回国了”苏青熟练的点燃了一支烟,慵慵懒懒的吐出一口烟圈。

    类似的问题,郑一洋也问过。祝秋音给了苏青同样的答案:“听说家里老人病危,就回来了。”

    服务员端来两杯柠檬水,苏青没有多少诚意的说了一句:“节哀。”

    哀痛永远是自己的,正是因为知道问的人不会深究下去,所以她才会扯过这样一个理由。祝秋音曾经想过,一辈子待在国外不再回来。她是在听到爷爷被下病危通知书的消息之后在波尔多重逢郑一洋的,她在他的陪伴下喝了两瓶红酒。可就算是那个时候,她也强压下了回国的念头。

    回国意味着不确定性,她身后的靠山一个个的倒下,她愈发感到自己不值一提,心里却更怕了。想着还不如在国外躲着,能有一点点的安全感。

    郑一洋出现的太是时候,她无耻的享受着他的关心,对他的暗示故作不知。她已经没有了爱一个人的能力,也失去了谈恋爱的精力。只是一个人孤独了太久,太渴望一点点温暖,所以没有把郑一洋赶出自己的世界。在她的默认下,郑一洋去了她的城市,和她做了两年邻居。

    尽管如此,祝秋音仍然没有告诉郑一洋自己回国的真正原因。她只是说要回国,郑一洋便定了和她同一航班的机票。这个大男孩太纯粹干净,心思澄澈,待她永远的尊重体贴,她有自知之明,自己配不上他。

    “不问问我,怎么知道了你的联系方式”苏青点了黑咖啡,把烟掐灭,对着祝秋音挑眉笑笑。

    祝秋音选择了拿铁,眼神平静无波的看向苏青:“秦明。”

    “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聪明。”苏青嘲讽的勾勾唇角,“要是今天约你的是林樱,恐怕会先跟你上演一出姐妹情深。我一向不喜欢装,秋音,你知道的。”

    祝秋音沉默,苏青性子直接,她当然知道。她记得在加拿大的饮品店,苏青拿着一杯柠檬水浇到自己头上时又生气又难过的样子。如果她们之间曾经存在友谊的话,早已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到了尽头。

    说苏青不喜欢装,却又是在撒谎了。苏青一开始对她的示好维护是真的,在她和韩泽确认关系之后与林樱一起黏着她形影不离也是真的。她是苏青接近秦明、林樱接近王梓羽的跳板,他们几个人彼此之间都是心知肚明。甚至回头来看,秦明和王梓羽对她的心思,苏青和林樱未必不知情,她们从来不肯向她提一句。

    在十七岁祝秋音情绪达到崩溃的那段时间,祝秋音会想,如果当初苏青和林樱哪怕对她提示一点点,可能她最后都不会变得那样狼狈。她从不介意自己做苏青林樱和秦明王梓羽的中间人,也曾真心希望他们能够凑成两对。人性自私,她可以设身处地,可以换位思考,可以理解苏青和林樱,可是因为她是祝秋音,她是受伤害最深的那一个,所以她不能接受。

    苏青和林樱成了她最后一次掏心掏肺的友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