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三个男生是玩乐的个中好手,在他们的带领下,女孩子们的日本之行很是过瘾。滑雪逛街泡温泉全都玩遍,还去了很多的特色博物馆。男孩子们表现的绅士极了,吃饭买单逛街拎东西。

    在去往滑雪场前,韩泽特意要祝秋音戴上了一条围巾,说这样如果她不小心跌倒雪就不会灌进脖子里。女生们的滑雪技巧不如男生们,又不想要找教练,于是决定一个男生负责带一个女生。身穿滑雪服的祝秋音不太熟练的踩着滑雪器,两只手扶在韩泽的胳膊上,韩泽伸手搂住她的腰,看着其他两对打闹嬉笑。那时她曾天真的以为,他们六个人会成为三对很好的恋人。

    在逛街时,韩泽不知从什么地方弄了一顶小丸子的同款黄色渔夫帽,给正在挑选化妆品的祝秋音戴在了头上。祝秋音被他吓了一跳,气鼓鼓瞪了她一眼,在他含笑的目光中跑去照镜子。

    镜中的少女青春活力,黄色帽子衬得她肤色更加白皙。韩泽丝毫不顾及四周人群,从身后将她抱住,在她耳边轻轻吹气:“即使世界上的人都不偏袒小丸子  但我最最最最偏袒小丸子。”

    “你居然看那么少女心的动画片”祝秋音被撩的心神一动,禁不住惊奇道。

    韩泽咳了一声,面色怪异的解释:“怎么会,只不过知道有这么个角色,知道有这句台词罢了。”

    祝秋音少见韩泽这样尴尬的脸色,兴致盎然地凑了上去:“你说,你用这一招,撩过多少小女孩”

    韩泽装作一副凶巴巴的神气:“有你一个,还嫌不够麻烦”

    祝秋音笑眯眯的抱了他一下,很满足的在他怀里拱了拱又蹭了蹭:“韩泽韩泽,你真好。”

    韩泽伸手往下压了一下她的小黄帽子把她的眼睛挡住,脸上露出大男孩傲娇又得意的神色。祝秋音从镜子中看到,忍不住偷偷笑了笑。

    林樱兴致勃勃的拉着祝秋音和苏青各买了一套比基尼,女孩子家脸皮薄到底还是害羞些,真的下水时还是在外面套了一件系带小外搭。六个人泡在一个汤泉里,小外搭的碎花图案漂浮在水面上,韩泽从背后抱住祝秋音,下巴靠在她的颈窝:“别动。”

    韩泽伸手,将祝秋音脖子上的系带解开,小外搭被他丢在了一边,他的手揽住她,闭上眼睛:“就这样,陪我泡一会。”

    他的坚硬抵着她,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但由于当着其他人,身上布料仅仅遮住了几个点,祝秋音有些微微的窘。

    其他人没有注意到这边的异常,服务员端了他们点的寿司来,又礼貌退下。

    韩泽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动作的,他的手沿祝秋音的腰部向下,从比基尼里面伸了进去,揉捏着她的臀肉。

    祝秋音感到一阵阵酥麻,想要起身,腰部被韩泽搂的很紧。韩泽的胳膊微微用力,祝秋音整个人贴到了他的身上,他的手指顺势插了进去。

    她都觉得难受极了,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此刻只想着不要引人注目,偏偏苏青在和其他几人聊天时候饶有兴致的转头问她:“秋音,最后一天了,你想去哪里逛逛”

    “我”祝秋音不敢开口,抓住韩泽的手臂。韩泽加了一根手指轻轻扣弄,熟悉的快感传来,她强忍呻吟。

    韩泽若无其事地夹了三文鱼生鱼片喂到她嘴边,掩盖了她呜呜咽咽的呻吟:“没事,好好想想,不急。”

    他的手指已经找到了她那里的那个点,手法老道地又揉又掐,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他的手指已经沾满黏液。他加了一根手指,她实在太紧,他将她的腿分的更开,到底还是捅了进去。

    他撑的太大了,祝秋音被他刺激的已经到了失神的状态,她微微张口,声音嘶哑的说了一声:“我都可以,你们决定。”

    “泡温泉泡累了”韩泽一副体贴的样子,从池子出来,拿过一条浴巾往自己腰间一围,简单擦了擦身上的水珠;又拿过另一条浴巾,把祝秋音从温泉池拉出来,仔细擦了擦她的身上。祝秋音从水里出来,比基尼包裹下的整个身子泛着柔嫩的粉红色,看得男人心痒极了。

    韩泽把浴衣披在祝秋音的肩上,对祝秋音说:“伸手。”

    女士浴衣怎么穿,韩泽大致了解,就是手法方面不太熟练,磕磕绊绊后总算在祝秋音的腰间系好了一个结。他回头看向几个人:“我们先走了。”

    “泽,”王梓羽懒洋洋的把手搭在池子上,夹了一颗寿司吃到嘴里。“明天要准备回去了,记得早起。”

    二、

    房间门被关上,祝秋音还没来得及欣赏室内陈设,便被人从身后揽住腰肢。

    “和服最大的好处,”韩泽笑了,眼中尽是不正经的情欲神色,他的右手通过衣服直取茱萸,握住她的柔软。“方便男人伸进去。”

    祝秋音随他的动作跪到了地上,膝盖接触的地板渗着凉意,她心中隐隐有一种预感今天,她逃不掉了。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韩泽没有伸手扶她起来,反倒将就着她的高度半蹲下来,用一只手将她的衣服扯下一半,不急不慢的在她的胸口画圈,极尽挑弄;另一只手朝下进攻,将她泛滥成灾的比基尼裤拉了下来。

    他轻轻舔弄着她的耳垂,看着面前的女孩子为他瘫成一滩水,沿着她带着弧度的线条向下,衣服被拉开,露出好看精致的锁骨,他一点一点吻出属于他的印迹。

    祝秋音整个人坐在了他的手上,这种感觉太陌生,她想要开口,被韩泽察觉,接着吻上了她阻止了她即将出口的话语。

    他的前戏很温柔也很耐心,之前的日夜相处,他熟知她身上的所有敏感。在他的作弄下,祝秋音的身体轻颤,她喷出的水打湿了韩泽的手指。

    “宝贝,你这样,我真有成就感。”韩泽轻笑,捏住祝秋音的下巴吻着。“这么久了,第一次把你弄潮吹。”

    祝秋音的神情迷茫,柔柔地张口迎合着他,小舌挑逗。韩泽低骂了一声,俯身把她抱了起来,让她直接挂在了自己身上。

    身体被撕裂的那一刻,祝秋音的理智回归,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房间的床上,和身上的男人一样不着丝缕。和他的粗大比起来,泡汤泉时他的两根手指简直是小打小闹。第一次真的太疼了,她眼角落了生理性的泪,韩泽埋在她的身体里粗重喘息等她适应。她心中静静叹息,伸手抱上韩泽的肩,配合地把双腿抬高环住他的腰。

    就这样吧,她告诉自己。

    三、

    在日本的最后一个晚上,祝秋音对韩泽交付了自己。韩泽年轻又精力,对她的身体太有兴趣,索求无度,每一个小时都不肯放过她。第二天的时候,祝秋音登上飞机,双腿都是打颤的。

    韩泽要了一条毛毯给她盖着,让她靠在自己肩上:“睡一会儿。”

    如果还有精力,祝秋音真的想狠狠的瞪他几眼男欢女爱,简直就是一个采阴补阳的过程,凭什么他今天能一身的神清气爽

    祝秋音在万米高空倚靠韩泽沉沉睡去,她不曾知晓,秦明和王梓羽洞悉一切的眼神,以及韩泽眼中的警告和宣誓所有权。

    开了荤的男人是一种可怕的生物,韩泽不再满足于之前对祝秋音小幅度的动手动脚,越来越多的把她抱在自己腿上,整日的和她黏腻在一起。

    苏青和林樱还是经常来找她玩,她对于两人的心思心如明镜,暗中很想帮帮两个人,无奈秦明和王梓羽仍在原地不为所动的样子。

    越是看起来温和好接触易相处的人,在心里越是竖起屏障,仿佛千山万水阻隔着,让人难以逾越,难以一探究竟。

    韩泽昨晚通宵玩游戏,上午没课可以尽情补觉,难得没有缠着她。祝秋音下课回到别墅,刚想开门,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秦明说:“泽,你破坏了游戏规则。”

    在一阵沉默声中,祝秋音的手握紧了门把。她的第六感一向很准,这三个人的对话是有关于她。

    “想独占那你他妈的别故意让她对着我们两个发情。之前的事不提,单说在日本,别说你还没碰她。”王梓羽冷笑,“我们的耐心不多了。”

    祝秋音的手松开门把,全是虚汗。她没有再听下去,转身往外面走去。

    松鼠还在冬眠,草地上覆盖着厚厚的雪,她大脑空空荡荡,漫无目的的走着,留下一长串清晰的脚印,直到接到韩泽的电话:“还没回”

    “快到了。”祝秋音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保持轻松,转身往回走去。

    她决定把一切烂在肚子里,不管发生什么事,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自认为是一个好的演员,自以为那一场偷听天知地知她知,却忘记了,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做监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