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祝秋音回的是白家本家,独门独院,房子面积大,连每个小辈都有自己的房间,平日里只有两个老人和佣人住着。白家主母是续弦,嫁过来时候孩子已经长大,和她不亲,她的重点就放在了照顾老爷子身上。白家晚辈一早便和她达成默契,她伺候好老爷子,他们给她养老送终。

    早就收到祝秋音回来的消息,白司令把白家人都叫了回来聚餐。白茶闹出的事情还有余温,白司令整日的面色不虞,在见到祝秋音时脸上表情才缓和了些。大家一顿饭吃的静悄悄的,只盼着祝秋音多撒撒娇,白司令的脸色可以多云转晴。

    白司令问了祝秋音在加拿大的情况,突然道:“秋音,你知道你白茶姐的事,可千万别跟她学。”

    “不会。”祝秋音笑笑。其实在她的角度来看,白茶的事情上,的确是白家不厚道了。白茶失怙,舅舅重利,在顾家倾颓之后打着为了白茶好的名义仗着辈分权势压了白茶一头。老爷子对整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直到白茶闹着离开才动了脾气。她虽不知白司令不让她跟白茶学什么,但老头子惟我独尊惯了,不容别人挑战权威,顺着他的话风来准没错。

    “这些孩子里,属你最听话。”白司令吃罢饭起身,“陪我下盘棋。”

    白家老爷子喜好象棋,飞象走车战无不利,最爱一边下棋一边讲人生哲理,白家小辈每一位都避之不及。白芷对祝秋音挤眉弄眼,被自家太后在后脑勺拍了一下:“今天要不是秋音回来,你还打算躲我躲多久你也老大不小了,成天没个正形,跟我们说说,还有一年毕业,你是怎么打算的”

    祝秋音默默跟在老爷子身后进了书房,把白芷“哎呦”的叫唤声隔绝在耳后,只求不要殃及自身。饭桌间听长辈的意思,似乎是想给白芷介绍几个姑娘先接触着看看,恐怕她自己的婚事,白家也有很大可能要插一下手的。

    二、

    因着祝秋音,白芷在白家本家住了几天,带她参加了几场聚会,认识了一些朋友,见到了部分故人。有白芷保驾护航,祝秋音算是开始被帝都上位圈接受。

    在帝都待的最后一天,祝秋音和父母见了一面。

    祝司令生有两子,长子从军,次子从政。说是从政,祝乘风更像是学者界的传奇。他是国内政治学研究翘楚,智囊团的拔尖人物,知名大学的客座教授,如今也是帝都领导层常委之一。

    身为知识分子的祝乘风和白子华从小就会告诉祝秋音一句话:“秋音,虽然爸爸妈妈很忙,但是爸爸妈妈对你的爱不比任何一个人要少。”

    年少时候的祝秋音对这句话深信不疑,长大后的祝秋音给这句话加了一个字,爸爸妈妈对她的爱不比对任何一个人要少。权力是个太具有诱惑力的东西,能够试探人心,也能改变人心。聪慧睿智谨慎如祝乘风夫妇,依旧不小心陷入了权力的游戏。

    祝乘风和白子华住的是单位分配的房子,一家三口挤在厨房,一个择菜一个切菜一个炒菜,气氛还算融洽,笑声不时回荡在屋子里。

    吃完晚饭之后,祝秋音接到了韩泽的电话。

    其实两个人没什么重要的事情,祝秋音因为父母在不便多聊,说了几句匆匆挂断,韩泽说晚安前提醒祝秋音别忘了明天上午飞往北海道的航班。

    祝秋音挂掉电话从阳台回到客厅,白子华和祝乘风相视笑笑,将手里切好的水果拼盘递过去:“秋音谈恋爱了”

    “没。”祝秋音回答的不假思索,对着两个人笑了笑。“加拿大一起回国的同学,打电话提醒我明天别误了航班。”

    “有没有喜欢的加拿大男孩子”白子华挑眉问。

    “没有,”祝秋音无奈笑笑,这句话真是大实话。“这个年纪的加拿大男孩太幼稚,爱捉弄人爱说脏话,整天精力没处发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秋音喜欢什么型的”祝乘风来了兴趣,追问了一句。

    “长得帅的,像祝先生您这样的。”祝秋音笑了笑打趣自己父亲。在方才说到喜欢的人时,她脑海中浮现出了韩泽的样子。个子高身材好,健康的麦色皮肤,五官有棱有角,做事妥帖还肯为她花心思。

    “在加拿大的感觉怎么样”祝乘风很识趣的换了话题。他不惑之年风度不减,笑起来仍能让自家女儿花痴一把,即使眼角有小小细纹。

    自祝秋音小时开始,不能见面的时间,三人便会视频或电话联系。祝秋音会和他们说自己近况与喜怒哀乐,他们会给祝秋音讲身边趣事,也会给予祝秋音鼓励安慰。随着他们工作越来越忙碌,祝秋音渐渐长大,虽然依旧保持着这个习惯,电话视频少了许多,可以谈论的话题也少了许多。

    “挺好的。”祝秋音意识到自己回答的有点敷衍,顿了顿,补充着自己方才的话,报喜不报忧。“何云阿姨挺照顾我的,平安夜邀请我一起去她家吃饭我和同学一样,在外面租房子住。加拿大的课程不紧张,但会要求写很多论文,你出现表达错误老师也不会怪你,会很耐心的问你什么意思同学之间也可以,我小时候在G市一起玩的一个朋友,叫苏青,也在学校里”

    三、

    来电显示是个未知号码,祝秋音有一种预感,应该还是故人。

    “我听秦明说,你回来了。”蓝牙耳机那端传来苏青的声音,“有时间见一面”

    “好。”祝秋音在开车,她自回国之后买了一辆白色沃尔沃代步,郑一洋陪她一起去逛的4S店,他本来建议她买宝马,因为他也想买一辆同款车型,被祝秋音否决之后笑笑:“这车也好,安全。”

    祝秋音始终记得,在加拿大的时候,三个小女生步行走在街道上,苏青指着呼啸而过的车撇撇嘴说:“看到那三个字母没别摸我的缩写。”

    她的身边从来不缺朋友,有人去有人来,有人保持着联系,有人销声匿迹。只是世殊事异,她早已忘记了纯真时候友谊的模样。只好让自己拼命去回忆当初相处时的一点点细节,连买车都不要选择当初苏青口中的玩笑。

    快到小区门口时,祝秋音才意识到有人跟着她。她从后视镜去看,身后的布加迪始终和自己保持在同一车速,坐在驾驶座的那个人戴着墨镜,嘴唇抿成一条线。

    祝秋音打转向把车变道,往一旁的商场开去,口中回答着方才苏青的问题:“我刚回来,什么时候都有时间。你定好地方,联系我就行。”

    两个相邻的空车位,祝秋音停车,布加迪停到了她的身边。

    沃尔沃不是便宜车型,和身边的小伙伴比起来,价格却是人家的一个零头。

    她从车上下来,向后看了一眼,王梓羽跟在她的身后,脚步不急不慢。

    两人乘上电梯,祝秋音按键,王梓羽只是两只眼睛黑黢黢的看着她,护着她从电梯出来,跟她进了一家陕西面馆,坐到了她的对面。

    服务员过来点单,祝秋音说:“一碗刀削面。”

    服务员朝向王梓羽看去,王梓羽望着祝秋音道:“和她一样。”

    消毒柜里有自助的碗筷,王梓羽起身去拿了两套,两个人仍旧没有沟通。热气腾腾的汤面很快上来,祝秋音在小碗里倒了一点醋,王梓羽顺手便把醋瓶接了过去。

    看,他们两个人连吃东西的习惯都这么像。祝秋音心中苦笑,碗里突然多了一块肉,她抬头,王梓羽低着头慢条斯理的吃着自己的那份面,对她笑了笑。祝秋音拿着筷子的右手停顿,再也没了胃口。

    吃完饭后王梓羽买单,祝秋音由他,回家时候改了步行,并在打卡进入的时候给他留了门,他始终跟在她后面。

    公寓的保安不多事,只跟祝秋音打了招呼,目送他们进了公寓。祝秋音带王梓羽乘电梯上楼,王梓羽跟着她进入屋内,翻身将祝秋音抵在门上,脸紧贴着她:“有没有想我”

    “想啊,想着韩泽秦明都出现了,我也该见到你了。”祝秋音故意激他。

    王梓羽嗤笑了一声,把她背过身去,撩起了她的裙子,把手伸了进去:“真讨厌看到你这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她的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是被谁逼出来的他们三个人,从不给她机会,从不给她选择。祝秋音用手扶门支撑着自己,咬唇间心里想的是,丫的手法越来越好了。

    王梓羽把祝秋音的内裤褪到地上,有一下没一下亲着她的后颈与锁骨,将自己慢慢埋进了她的身体,抱住她并不动作。

    “刚刚还接了苏青的电话,一看后视镜看到了你。”祝秋音的呼吸变粗。

    王梓羽的手停留在两人交合的地方,不怀好意的揉揉捏捏,语气似深闺怨妇:“你才发现我,我很不开心。”

    “谁让”祝秋音知道王梓羽在存心折腾她,身体不受反应的呻吟着。“你你自己不出现。”

    王梓羽把她的头侧过来,和她紧密相贴,相濡以沫地吻着她。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