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韩家同何家是世交,香港商人郑志明娶妻何云,正式和帝都上位圈打通了关系。有些事情,撕开伪装不过就是赤裸裸的钱权交易。联姻什么的太难听,韩泽和郑羽洋在一起是长辈之间心照不宣的期望,因为二人年纪不大倒也不急。何云开门,见到韩泽和祝秋音牵手进屋,表情一愣,随即笑着点了点头:“来了。”

    祝秋音乖乖叫了声“阿姨”,想把手撤回来,被韩泽抓住不放。

    韩泽把祝秋音的大衣外套交给佣人,何云对着祝秋音笑了笑,态度一如往常:“秋音今天很漂亮。”

    这是祝秋音第一次参加国外的华人正式宴会,来者大多是郑志明的商业朋友,韩泽认识其中几位叔叔阿姨,带了祝秋音前去叫人。在介绍祝秋音的时候,眼角浮动着刻意的宠溺:“女朋友。”有知晓郑家韩家关系的人朝郑志明看去,只见他人精一样不动声色。

    高跟鞋鞋跟太细,祝秋音的后脚跟磨破了皮在沙发休息,留韩泽独自应对各位长辈,面前有人递来一盘甜点:“吃点东西”

    祝秋音抬头,见是郑一洋,接过笑笑道谢。点心做的小而精致,蓝莓慕斯融化在舌尖,瞬间安抚了心情。

    郑一洋顺势坐到她身边,向她搭话:“是不是很无聊”

    “是很无聊。”祝秋音快速又不失优雅的解决完一小盘甜点,实话实说。“不过习惯了。”

    郑一洋笑了笑:“橙汁和苹果汁,想喝什么”

    “橙汁吧,谢谢。”祝秋音在郑一洋起身时候叫住他,犹豫了一下问。“可以麻烦你帮我拿一片创可贴吗”

    “创可贴”郑一洋一愣,随即了然,笑笑应了一声好。

    郑一洋再回来时,除了给她带了橙汁和创可贴,还拿了一双一次性拖鞋。他把一次性拖鞋放在她脚下:“你在沙发这里藏着,把鞋换了没关系的。”

    祝秋音对他再次道谢,郑一洋又是笑笑:“秋音,不用对我这么客气。”

    “哥,爸爸找你。”一身红色裙子的郑羽洋冷着脸不悦的喊了郑一洋一声,到底还是小孩子,不会收敛自己的不喜。

    郑一洋起身又给祝秋音端来一盘甜点放到她面前,用哄小孩的语气对她道:“你在这里自己玩。”

    祝秋音点头,目送他们兄妹离开。她朝四周看了看,没有人注意这里,便把脚从高跟鞋里解放出来,在受伤的地方贴好创可贴,轻轻踩在一次性拖鞋上。她的礼裙裙摆长,可以把鞋子藏住不致失礼。

    韩泽端了一杯喝了一半的香槟走过来,俯下身问她:“累不累”

    “还好,”祝秋音笑了笑,对他摇了摇手中的手机。“我在玩连连看。”

    韩泽轻轻笑了一声,嫌她玩的游戏幼稚,低头亲了亲她的脸侧:“刚刚和郑一洋在聊什么”

    “我请郑一洋帮我拿创可贴,”祝秋音撩起一点点裙子,“他还帮我拿了一双一次性拖鞋。”

    韩泽哼了一声:“他喜欢你。”

    祝秋音第一次见他这样直白的表达吃醋,不由笑得眉眼弯弯,伸手扯了扯他的西装衣角,脱口说了一句自己都没想到的话:“我喜欢你啊。”

    韩泽这才笑了笑,奖励似的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怎么这么乖。”

    二、

    宴会直到半夜才散场,韩泽携祝秋音告辞,上车后和她面对面额头抵着额头:“不开心”

    他明白的事情,何必多此一举再问一遍。郑家的宴会上,韩泽是半个女婿的身份,却堂而皇之的带了女朋友来。何云笑意盈盈的对朋友介绍,说祝秋音是自己闺蜜家的女孩,年轻人的爱情纯真浪漫,他们作为长辈的,哪有不祝福的道理。

    祝秋音没有说话,韩泽牵过她的手,低头在她的唇角亲了亲:“我带你去放烟花。”

    韩泽打了一个电话,开车带祝秋音去拿了满满一后座的烟花筒和焰火棒,回别墅路上他给秦明打电话:“放烟花,出来么”

    “不去,”电话那端的秦明和王梓羽商量了一下,齐齐决定不要出门。“苏青和林樱走了,我们两个大老爷们放什么烟花在外面白挨冻。”

    韩泽挂了电话,对坐在副驾驶的祝秋音笑笑:“还算有眼力劲,知道给咱俩留出二人世界来。”

    草地上摆放着几排烟花,韩泽把着她的手将它们齐齐点燃。祝秋音仰头看着天上的烟花时仍旧有种不真实感,她突然想起圈子里的一个朋友形容的韩泽其人韩太子,无所不能。

    别的方面她不知道,但她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韩泽如果真的想讨女孩子欢心,没有女孩子会对他有招架之力。韩泽从身后抱着她,点燃手上的焰火棒,两个人看华丽璀璨的星星点点。在这一刻,祝秋音回过头去,吻了他。

    这是祝秋音第一次主动,韩泽静了一秒,反客为主的回吻过来。他的眼睛发亮,双手缠在她的腰上,和她鼻子碰着鼻子:“你以为,我对哪个女生都这么有心思恩”

    当时的气氛太暧昧旖旎,以至于两个人都忽略了客厅窗前站着的两个人影。

    很久之后,王梓羽给祝秋音讲,他曾和秦明一起陪着她与韩泽看了一场烟花。屋外的两个人唯美浪漫,屋内的两个人进行了一场短暂却是意味深长的对话。

    秦明问王梓羽:“你觉得他这次的认真程度有多少”

    王梓羽的回答是:“不管多少,都是注定的结局。”

    秦明轻笑,走向茶几,林樱做的苹果沙拉还在桌子上,他径自拿起烟盒递了王梓羽一支烟。两个打了火,秦明吸了一口才问:“你什么时候开始的”

    王梓羽看着窗外:“大概和你一样。”

    听着这个故事的祝秋音正躺在G市沙滩的躺椅上,表情似懂非懂,素色的长裙遮挡了她隐藏了秘密的小腹:“什么什么时候开始”

    王梓羽躺在她的身侧,闻言转头,看着她,似笑非笑。上位圈在加拿大的日子从不寂寞,往年和一群人胡吃海喝醉生梦死找姑娘陪着一起过圣诞节的人,突然开始修身养性素的跟和尚一样,而且还肯耐心去应付两个一眼就能看透心思的小姑娘图的是什么

    “什么时候开始,想上你从一开始,就想了。没想到的是,最后等了那么长时间。”

    三、

    那个冬天的圣诞过后,祝秋音他们一行人回了帝都。

    韩泽不太高兴的样子,在祝秋音想休息的时候仍旧体贴的让她靠在自己肩膀,把毛毯披在她身上,还给她的嘴里含了一颗话梅糖。

    出了机场之后祝秋音家人来接,和大家道别离开,韩泽扯过她的胳膊在她唇上咬了一口:“下周见。”

    祝秋音笑着对大家挥了挥手。

    来接祝秋音的是表哥白芷,说是表哥,却也不是亲的。白子华父母早逝,后来就住进了叔叔家里,叔叔家里四个男孩,加一个女孩也加了一分温馨。白芷在帝都读大学,平日功课不重,便自告奋勇的去接人。路上白芷道:“爷爷心情不好,你回去后小心着点。”

    “怎么了”祝秋音问。

    “还不是白茶。”白芷冷哼了一声,“情啊爱啊的,把叔叔婶婶折腾死了还不够,自己跑上海去了,说以后就做个普通小白领,再不用家里管。她一走了之了,连累我们整天被爷爷唠叨。”

    祝秋音没有做声,之前表姐白茶和顾家少爷顾亦恒情投意合,因为顾家倒了,白家做了棒打鸳鸯的事。这种情况在大家庭里多的去,大部分孩子都是反抗抵不过专制的屈服了,白茶敢做到这一步倒真让人刮目相看。

    白芷道:“你还在飞机上的时候,姑姑姑父接到临时通知,出差去了。我们先回爷爷那吃饭,明天带你出去玩玩,给你接个风。”

    “好。”祝秋音看到了自己的手机信息,爸爸妈妈一直都忙,她早就已经习惯了。

    “姑姑姑父调回来了,你的圈子该转转了。”白芷说,“明天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认识。”

    “好。”祝秋音答应了一声,问白芷。“帝都韩家很出名吗”

    白芷打小在帝都圈子里长大,对于几大家族门清,闻言笑了笑,报了几个名字,怕祝秋音不清楚索性连职位一并报给她:“都是韩家的人,你说说,出不出名”

    高高在上,旁人难以望其项背的家族,让祝秋音听的瞠目结舌,原来,韩泽被叫韩太子,真的不仅仅是朋友戏谑。

    “帝都还有秦家和王家”祝秋音又问道。

    白芷笑了笑,手轻轻敲了一下方向盘:“我没记错的话,韩家的韩泽、秦家的秦明、王家的王梓羽都在温哥华念书秋小音你在加拿大够出息啊,帝都最厉害的三家高门大户都被你搭上线了”

    自家妹妹不耻下问,他也不吝赐教,一路给她讲了帝都几个家族的盘根错节。白芷一时输出的信息量太大,祝秋音有些接受无能,只听懂了六七分。

    白芷被祝秋音蠢萌蠢萌的样子逗笑了,安慰她道:“不急,你刚回来,一切慢慢来。明儿个哥哥带你认认人,都是和我玩的比较好的,你先熟悉熟悉。”

    祝秋音“恩”了一声,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正在谈的姑娘,要不是认真的,就别带了。要不人换来换去的,我记不住。”

    “臭丫头。”白芷女伴常换的事向来不瞒祝秋音,被她戏谑后只伸手朝她脑门弹了一下。“乱七八糟的人我会带过来见你么”

    祝秋音撇撇嘴:“可能是你当初每次都拿我当借口去约小姑娘给我留下阴影了。”

    “嘿,你这丫头。”白芷又想弹她,被她侧头躲过。白芷较劲,伸手在她头上揉了两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