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5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附近有一家很正宗的日式料理店,距离不远,大家决定步行过去。韩泽把祝秋音的手牵了过来,五指扣在她的指间,两个人就这样晃着胳膊走了一路。其他人眼观鼻鼻观心,只管聊些有的没的,装作没看到他们牵手的样子。

    吃饭时韩泽坐在祝秋音身边,两个人虽然没有你一口我一口的腻歪,但他一会给她倒水,一会给她往盘子里夹东西吃,对她很是照顾,连秦明看了都忍不住惊奇:“泽,我怎么没有发现你还有这么忠犬的时候”

    店员送来韩泽点的梅子清酒,小盅精致,印着樱花图案,大家一人一杯。韩泽低头饮了一口,抚着祝秋音的头发像爱抚宠物,含笑道:“把人拐来自己身边,不对她好点,怕她跑了。”

    一番话说的连王梓羽都撇了撇嘴,将小盅一饮而尽后方笑道:“受不了你们虐狗,今天这顿饭韩泽请,大家尽情吃,有什么贵的使劲点,不用跟他客气。”

    韩泽挑了挑眉,给祝秋音夹了一筷烤鳗鱼,待大家吃饱喝足后真的去买了单。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苏青趁机问祝秋音。

    祝秋音望了望韩泽买单的背影,看向剩下的几个人,摇了摇头,说了实话:“我不知道。”

    她在昨晚答应韩泽的时候,没想过会变成今天这样。韩泽的用词不会出错,她知道在昨晚韩泽开口时他的确是那么想的。可是现在算什么默认给了她一个女朋友身份

    “真难得,”林樱笑容和其他人一样,有些古怪。“你能把韩太子给搞定了。”

    韩泽除了偶尔的逢场作戏,展现给他们的情史太过清白,只有一个不知真假没承认过也没否认过的“太子妃”郑羽洋。在今天公布之前他们也没发现韩泽和祝秋音有什么不一样,所以两个人带给大家的冲击太深。

    “好了,别开秋音的玩笑了。”秦明替祝秋音解了围,语气较平时无异,仍是温温和和。“韩泽过来了。”

    韩泽买完单走过来,胳膊照旧搭在祝秋音的腰间,说要帮祝秋音搬家,带祝秋音和大家道别之后便离开了。

    那时的祝秋音因为揣测韩泽对她的态度而忽略了好多细节,其实一餐日料,在座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失态了。她在韩泽的控制下宛若提线木偶,苏青既有震惊也有为好友欣喜担忧,林樱除震惊外隐藏了对她的一丝怨念嫉妒。忠犬、虐狗这样的打趣词汇,根本就不是平日秦明和王梓羽说出的词。就连韩泽,也是在憋着一股气。

    后来的秦明和王梓羽都给祝秋音讲过类似的话韩泽当初,赢在了一个先下手为强,不仅仅是她毫无准备,他们也是措手不及。

    二、

    加拿大留给学生们的私人时间很多,身份性格使然,除了参与定期聚会,秦明三个人并不和其他人有过多接触。王梓羽买了学校附近的一幢别墅,里面正好三个套间,给自己和秦明韩泽三个人住。

    祝秋音的公寓被韩泽退掉,行李被韩泽带到卧室,两人开始同居生活。生活习惯没有太大差异,该做的不该做的事除了最后一步外也都尝过了。青春期的少年,血气方刚的年纪,祝秋音明白,韩泽到现在为止不动自己,不过是在给自己时间习惯。自己似乎并不排斥和他做亲密的事。

    自从韩泽和祝秋音定下来后,秦明和王梓羽便不太在别墅里开派对或带女生过夜,反倒和经常来找祝秋音的苏青林樱的相处多了起来。平日空闲时,六个人会待在别墅的一楼客厅,做作业聊天打游戏看电影。

    韩泽没有玩地下情的意思,自在公共课公布了两人的关系后便喜欢楼着祝秋音的腰招摇过市,此刻正坐在单人沙发玩着祝秋音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掰开又合上。祝秋音坐在他的腿上,硌的她不舒服无奈腰被扣着只能适应。

    比起王梓羽待林樱的礼貌有加、秦明待苏青的疏离冷淡,韩泽对祝秋音简直是太过肆意妄为。其他四人在发现韩泽的态度之后,不论心里怎么想的,表面皆是云淡风轻习以为常的神色。

    “你们两个别腻着了。”说话的是苏青,她和林樱坐在一侧沙发上,吃着祝秋音做的芒果酸奶。“圣诞节假期时间那么长,你们想做什么”

    韩泽把祝秋音的手掌摊开,伸手在她的掌心轻轻挠着,漫不经心的问:“你想做什么”

    “我想回趟家。”手心发痒,祝秋音的手向回缩,被他抓住不放。“有点想回去。”

    在韩泽脸色变了之前,秦明暖场笑道:“秋音刚来国外,肯定不太适应,想家也是正常。”

    “都回去一趟呗,”王梓羽从桌上切好的水果拼盘里夹起一块火龙果,黑框眼镜挡住了眼中的暗光。“让家里人见见,和朋友聚聚,然后一起去日本滑个雪泡个温泉”

    众人表示无异议,便这样定下了。祝秋音朝韩泽望去,他的脸色阴沉着,没有出声反驳。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生气因为自己说圣诞节放假想回家

    苏青林樱在附近的公寓合租,韩泽直接让秦明王梓羽去送,自己抱着祝秋音上楼。他用了抱小孩的姿势,一只手托着她的屁股,一只手扶着她的腰。两人回了房间之后,他把她压在床上舔舐亲吻,来势汹汹。

    祝秋音很温驯的承受着他,问他:“你怎么了”

    “没事。”韩泽说着,攻势渐渐停了,替她把自己撩上去的衣服拉下来。她的肌肤娇嫩,太容易留下印迹。

    “你不想要我回家吗”祝秋音目光认真,“你心里怎么想的,一定要跟我说。你因为什么不开心,一定要告诉我,要不然我会瞎猜,会胡思乱想。”

    “真没事,”韩泽敷衍的亲了亲她的额头,“你想多了。我们在这里过圣诞节,然后一起回国。”

    时隔七年,祝秋音仍然记得韩泽隐忍不发的神色。直到和秦明王梓羽相处久了,才明白那天的对话到底古怪在何处。他们都是自私到极致的人,怎么会轻易替别人圆场不动声色间让祝秋音承了他们的情,韩泽看出他们的目的却因兄弟情分不能发作,只能回到房间一个劲的折腾她。而苏青和林樱,也是在那天晚上,明白了什么。

    唯独她一个人蒙在鼓里,在很久之后的一瞬间恍然大悟,才把一切串起。而那时,她再也不是,当时年少单纯的祝秋音了。

    三、

    加拿大的圣诞气氛很浓厚。

    平安夜那天,苏青和林樱在兴致勃勃的装点着圣诞树,王梓羽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加了冰,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们发散少女心。秦明膝盖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双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偶尔抬头看着大家微微一笑。

    祝秋音和韩泽从楼上下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景象,莫名有一种很温馨的岁月静好的感觉。后来在英国,祝秋音在许爱的工作室里试图回忆在加拿大的温馨时光,最先从脑海出现的,也是此情此景。

    “你们要走了”苏青看到他们二人下楼,手上拿着一个圣诞果笑着打了个招呼。“秋音今天很漂亮。”

    穿了一条白色礼裙的祝秋音远没有苏青的好兴致,勉强笑了笑对苏青的赞美道了一句谢。何云分别邀请了她和韩泽去郑家参加平安夜晚宴,她第一反应是很想婉拒何云的邀请,韩泽却不容她逃避。郑家韩家的关系,在圈子里也不是秘密,在外人看来,是祝秋音横插一脚抢了郑小公主的人。如果祝秋音和韩泽真要一起去郑家,而且特意选在平安夜郑家晚宴这个时候不管姿态如何,都是要摊牌的意思。

    胳膊上搭着两个人大衣的韩泽瞥了苏青一眼,这个姑娘虽是心大,有些事情上不至于拎不清。林樱把手上的小雪花挂到圣诞树上,从地毯上起身:“我想吃苹果了,你们吃不吃”

    在国内的时候大家就流行平安夜送平安果,来了加拿大后,不知是传统还是怀念,留学生们依然会互相送这个。红蛇果颜色鲜艳,像极了夏娃的诱惑,王梓羽嫌弃水分不足,不知从什么渠道弄了一箱山东烟台的红富士放在厨房给大家吃。

    “好啊,谢谢。”王梓羽抬头,对着林樱笑笑,看了盯着笔记本目不转睛的秦明一眼。“我和秦明都要。”

    林樱感激王梓羽的热场,对他笑了笑,摸了一下苏青的头发,进了厨房。她吃水果喜欢削皮切丁放在沙拉盘里,浇上一层酸奶叉上不锈钢小叉子,准备这些可以让她免去面对客厅的尴尬场面。

    “我们走啦。”祝秋音穿好外套又换上雪地靴,手中提着高跟鞋的袋子,对着大家说了一句。韩泽低头仔细整理着她的红色围巾,从她的角度能看到他黑色西装外套自然翻折的驳头。

    围巾将她的半边脸包住,韩泽才满意的拉着她的手往外走:“外面冷。”

    祝秋音心里软软的,乖巧的应了一声,和他牵手走出去,留下一室若有所思的小伙伴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