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祝秋音身穿一件黑色睡袍,端着一杯热水站在韩泽公寓的落地窗前。韩泽一如既往的注重隐私和享受生活,小区封闭式管理,生人免进,打卡电梯入户。公寓里除了健身房外,居然还有室内泳池。

    和她身穿同款睡袍的韩泽从身后将她抱住,埋头在她发间嗅了嗅:“很香。”

    祝秋音睡裙内部真空,这是当初在加拿大时韩泽给她养成的习惯。他的手熟练的伸了进去,祝秋音下意识的向后躲,正撞在韩泽胸前,反倒更像是欲迎还拒。

    韩泽笑了,将她翻过身来,热水被他随手放到一边,在她的敏感掐了一下,手指开始模拟抽插的动作,看着面前的人软下来,无力瘫倒在自己怀里。

    男人是有破坏欲的,她表现的愈是乖巧,他愈是想把她欺负的哭出来。他怀念她小脸挂着泪在床上娇滴滴喊他名字的样子;也怀念在温哥华的公寓,她戴了眼罩什么都看不见,浑身赤裸,双手被他绑在床头,又妍又丽。

    “你还想要离开我么”韩泽咬着祝秋音的耳垂,她全身上下尽是敏感点,而他最喜欢逗弄的便是她的耳垂,软软的白白的,叼在嘴里正合适,还能清楚的看到她渐渐发红的脸颊。

    祝秋音闭眼,在他的恶意作弄下努力平稳气息:“等你结婚我就走啊”

    话语湮没在韩泽的一下狠狠顶弄里,韩泽将她翻过去,双手扶着玻璃窗,外面天色渐暗,他能依稀看到两人倒映下的影子。他的眼中戾气甚浓无处发泄,只能狠狠要着身下的女人,将他的思念、担心全部倾注在动作之中。

    二、

    那天晚上,祝秋音回答了韩泽一个字好。

    韩泽把刚刚点燃的第二支烟扔掉,没有露出任何喜悦或是意料之中的神色,只是再次吻下来。比起在厨房时的霸道,此时的吻多了几分耐心几分缠绵。祝秋音到底是情动了,双手攀上他的肩,开始回应。

    待到放开她时,祝秋音听到韩泽说:“和我一起住。”

    韩泽从来都是强势的说一不二的个性,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永远都是他下命令她只需要去执行。十六岁爱上韩泽时的祝秋音曾经愚蠢的美孜孜的想,她性格中有优柔寡断的一面,和韩泽的果断霸道正好互补。

    第一次进入亲密关系的祝秋音不知道,恋人之间感情的维系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她和韩泽自始至终都不是处在一段平等的地位中,仿佛一个没有夯实好的地基,不管上面的建筑如何华丽奢侈,都避免不了倒塌的那一天。

    一直以来,祝秋音都很想问韩泽一个问题为什么是她。

    G市军区大院里的人都说,祝家的小姑娘长得好,最重要的是气质出尘,五官精致不带狐媚气,乖乖巧巧,让人看了就喜欢。幼儿园小学初中不乏小男孩喜欢的祝秋音,在来到加拿大之后便收敛了在家时的骄纵脾气。若说高中同学有人喜欢她她信,有苏青林樱护着他们不敢乱来。她只是没有想到,对她出手的那个人是韩泽。

    偏偏是韩泽,她以为会始终平淡之交的帝都韩家太子韩泽,她所理解的万花丛中过对女人态度随性让人捉摸不透的学长韩泽。

    祝秋音不会自恋的觉得韩泽是喜欢上了自己,毕竟刚开始的时候韩泽连女朋友的身份都没有给她;可若是韩泽只贪恋她的一副皮囊,却是犯不着和她的身份较劲。韩太子遇到她那年已经十六岁,并非洁身自好型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却因为她,第一次朝身边最亲近的圈子伸了手。

    后来的祝秋音,才发现自己表述错误。十五岁那年的自己更没有发现的是,韩泽是对她出手的那个人,却也只是最先对她出手的那个人。

    三、

    在祝秋音意料之中,她见到了秦明。

    同是七年时间,秦明从温润学长变成了温润总裁。气质低调内敛,绅士风度十足,典型衣冠禽兽的模样。

    祝秋音合上手中文件,看向秦明笑笑:“秦总,据我了解,好像您手下并没有影视公司。”

    “即将有了。”咖啡厅里,秦明看向对面的女人,面带微笑。“我可以帮你离开他。”

    “才出狼窝,又入虎穴,”祝秋音嘲讽一笑,“有什么区别”

    “起码我没有未婚妻。”秦明放下手中咖啡,看着祝秋音吃着面前的提拉米苏,缓缓陈述一个事实。“韩泽和郑羽洋已经订婚了。”

    祝秋音拿着小叉子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继续叉在了蛋糕上,眼神讥诮:“说的就好像,你能娶我一样。”

    “我能。”在祝秋音低下头去叉蛋糕玩的时候她听到了秦明的话。

    塑料小叉子掉到地上,祝秋音猛地抬头,尴尬笑笑掩饰着自己的震惊:“你刚刚是在开玩笑对吧”

    秦明低低笑了笑,招手示意服务生再拿个叉子过来,将杯中咖啡一饮而尽,换了话题:“看看合约,对你没坏处的。”

    他的确是因为她才计划进军娱乐行业的,郑一洋那晚带她参加酒会,目的就是给她介绍人脉。他觉得自己根本不需要考虑,既然她喜欢拍电影,那他不介意成立一个影视公司给她玩。但他从不打无准备的仗,自己投入心血最多的公司新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股票涨速不慢,手中尚有余钱,和准备筹办影视公司的朋友一拍即合,而首批项目计划便找了她。

    “你喜欢拍电影,我便投资给你拍。”秦明的右手食指中指并拢,敲了敲桌子。“作为回报,你下个月陪我去一次法国。”

    他们三个人在面对她时的谈判风格真的不同,韩泽把他能给的和他想要的坦坦荡荡摆给她看,在他提供范围内任她拿取;秦明更加相信一个条件换一个回报,等价交易,不偏不倚;至于王梓羽,他太擅长攻略人心,不管手中底牌好坏,从不轻易亮出来。

    “韩泽不会放我出境的。”服务生把小叉子送上来,顺便给她添了柠檬水,祝秋音道谢,坐直身子。

    “他会放你出境的。”秦明微笑着纠正她,“六年前他没能独占你,现在也不能。”

    祝秋音莫名的,在秦明的注视下打了一个冷战。

    四、

    年级混合的公共课堂,祝秋音收到郑一洋发的消息,问她有没有兴趣周末时候去城区逛逛。祝秋音抬头朝向郑一洋望去,郑一洋和自己视线相接,友善的笑了笑,眼眸中大男孩的好感不言而喻。

    祝秋音叹了口气,开始想婉拒的话语。

    “秋音,”郑羽洋走到祝秋音面前来,挽过她的手。“我想给妈妈买个生日礼物,你要不要陪我一起看看”

    郑家身份地位特殊,郑家爸爸郑志明做亚太生意做得风生水起,郑家妈妈何云在国内尚有政治资源,但因为早已入了加拿大籍,郑一洋和留学生彼此即使相识,向来不是一个圈子,何况尚在初中的郑羽洋。她这样直白的来找祝秋音,让大家不禁对祝秋音侧目而视。

    “好啊,”祝秋音面对郑羽洋突如其来的亲昵,最先的反应是发怔,紧接着淡淡笑着应道。“我还不知道阿姨什么时候生日呢,来加拿大的这段日子,一直受阿姨照顾,正好趁机给她选一个礼物表达谢意。”

    “以前都是韩泽陪我逛街的,”郑羽洋笑笑,眼中不好意思似的。“你也知道,他那种直男审美真让人心累。那就这样说定啦我不打扰你们上课了。”

    祝秋音目送郑羽洋离开,发现郑一洋发来了新的消息:你要和羽洋去逛街

    林樱看向祝秋音,问道:“你怎么和郑羽洋认识”

    “她妈妈是我阿姨。”祝秋音皱皱眉,“我也是昨晚去郑家才认识的。”

    “她可是韩家内定的太子妃呢。”苏青嗤笑一声,“我看韩太子对她倒是爱答不理。”

    林樱正巧抬头,伸出胳膊捅了捅她:“韩太子来了。”

    秦明他们三人进了教室时已经快要上课,大家互相打了招呼,韩泽径自走到祝秋音身边,亲昵的揽住她的肩问:“待会下课想吃什么”

    周边同学面面相觑,韩泽的举动实在是挑战他们的接受能力,还是秦明反应的最快,勉强笑了一下:“泽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韩泽对坐在里面的林樱说,“往里坐坐。”

    林樱往里让了三个位子,苏青和祝秋音跟着她移了移。待到男生坐好,韩泽才惜字如金的开口解释:“昨晚郑家聚餐。”

    王梓羽表情早已恢复正常,见韩泽有把话题结束的意思,不再追问,遂朝向祝秋音淡淡一笑:“恭喜。”

    秦明也随王梓羽道了一声“恭喜”,皱了皱眉若有所思,但没有再说什么。

    这一节课讲了什么祝秋音全不记得,韩泽贴她极近,手喜欢横搭在她的腰间,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绕她披散下来的头发。下课后大家一起吃饭,苏青提议大家一起去吃寿司,离开教室时祝秋音无意中看到郑一洋讶异的神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