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

    青春期的孩子精力充沛,每天有给自己找不完的事情做。谁若是不合群必然受到排挤,没事找事的年轻白人小伙会故意指着同学鼻子叫骂,待到对方忍无可忍反击的时候招呼伙伴把人欺负一顿。本地学生和留学生是两个圈子,内地和香港是两个圈子,帝都和魔都又是两个圈子,官二代与富二代还是两个圈子大家彼此之间关系复杂,有时互相合作,有时互相排挤,有时互不干涉。和国内只知读书准备高考的同龄学生比起来,温哥华的高中宛若一个小社会。

    苏青的舅舅曾经在G市工作过几年,苏青暑假去舅舅家玩,喜欢跑出去找邻居祝秋音。祝秋音在孩子里人缘一向好的出奇,和苏青性格相投,身为东道主去哪里玩也愿意带着她。几年之后,异国他乡,她们两个人身份互换,苏青对她很是照顾。很快,苏青便带祝秋音打入了自己在加拿大的圈子。

    苏青和林樱身边有一圈的二三线高干子弟,苏青林樱对他们态度淡淡,说不上笼络,有什么事情喜欢叫上祝秋音一起,俨然把她当做了自己人。林樱父母是外交官,苏青也是官员世家。老百姓对于高干子弟的认识太少,在普通人看来的上等人,其上其实还有人上人。这个道理,是祝秋音在见到韩泽他们之后,才逐渐意识到的。

    和韩泽他们的初遇很凑巧也很偶然,当时她们三个女孩子准备去吃下午茶,与刚打完篮球的三个男生迎面遇见。

    “这么巧,”苏青站定,笑着打招呼。“秦明,韩泽,王梓羽。”

    在这里本是英文交流,但是为了突出圈子的特殊之处,苏青和林樱会选择同亲近的人说汉语。

    祝秋音记得秦明是走在中间的那一个,篮球拿在他的手上,他淡淡微笑,克制疏离,是小说电视剧中被人演绎过无数次温柔学长的模样;王梓羽同她正对,卧蚕眼放佛能放电勾人,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神让她的心狠狠一跳;离她最远的那个是韩泽,五官英俊,气质清冷,表情寡淡,目光深邃。

    待林樱笑着打了招呼之后,苏青给大家介绍:“我的小青梅,祝秋音,你们可别欺负人家。”

    “你苏大小姐发话了,怎么会。”秦明笑,朝向她伸出手来。“我是秦明。”

    祝秋音没想到会是这么正式的礼节,将手伸了过去,同他相握。

    第二只手伸过来,王梓羽声音含笑:“你好秋音,我是王梓羽。”

    接下来是第三只手,他的声音低沉有磁性:“韩泽。”

    二、

    入学之后,祝秋音隐隐能够感觉到,大家在温哥华的高中玩的很开放。

    山高皇帝远,父母管不着。留学生中的二代们仗着自己手中的钱,给小姑娘买包,哄小姑娘上床;也尝试酗酒赛车吸毒,醉生梦死。

    她跟在苏青林樱身边,参加聚会一起吃饭唱歌打牌,也逐渐和秦明三人熟悉。秦明三人似乎很有实力的样子,在留学生圈里无人敢惹,在本地学生圈里也能混的开。

    家世之类都是大家秘而不宣的东西,在正式场合闭口不谈。祝秋音隐约明白,三人应该是正统高干,何况秦明和王梓羽分别是眼高于顶的苏青林樱的心上人。高干圈也不是禁欲系,尺度大起来不遑多让,只是将长辈爱惜羽毛的性子学过来伪装上,倒也不会闹出太出格的事。

    在开学一个月后,祝秋音前往郑家的家庭聚餐,见到了何云的一双儿女郑一洋和郑羽洋。兄妹二人的相貌都是随了何云,模样长得好看。哥哥郑一洋笑容阳光温柔和善,妹妹郑羽洋身材火辣气质惊艳。

    郑羽洋兼职模特,一双美腿笔直修长,她上楼去接一个经纪人的电话。郑父在楼上的书房喊郑一洋的名字,说是网断断续续的不好用,把郑一洋叫了过去。

    何云亲自下厨,祝秋音站在她身边给她打下手。何云一边熟练的打蛋一边问起祝秋音父母现在的情况,感慨祝秋语模样很像白子华年轻时候,又兴致勃勃的回忆起了自己同白子华的青春时代。

    她同白子华同是帝都大院出身,打小亲近,一起跳皮筋踢毽子,也一起和男孩子们胡乱打闹。即使现在身在不同国家,她们闺蜜之间也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聊天视频,这也是白子华选择把祝秋音托付给她照料的原因。

    门铃响起,祝秋音去开门。她没有想到的是,开门后会看到韩泽。

    韩泽见到她后也愣了一下,对她点头打了招呼,祝秋音侧身请他进来。何云正从厨房向餐厅端菜,见到韩泽后笑道:“韩泽来的正好,我还差一道糖醋里脊,你来做吧。”

    何云要给他们两个介绍,韩泽笑笑:“不用,我们认识。”

    “也对,你和秋音一个学校。秋音这孩子老实,你在学校可不许欺负人家。”何云和韩泽之间语气动作都是熟稔,丝毫不拿韩泽当外人的样子,把围裙摘下来递给他。“剩下的交给你了,让秋音给你打打下手,我追的电视要开始了。”

    “好,”祝秋音不知韩泽回应的是何云的哪一句话,只见他脱下外套接过围裙,侧头看向一旁的她。“给我戴上。”

    围裙是全身式,韩泽个子比她高了一个头,没有迁就她身高的意思,只带了几分戏谑的看着她。祝秋音往厨房外看了一眼,何云去打开了电视,在沙发上坐好调试着遥控器;楼上郑羽洋打电话的声音、郑一洋父子的对话声隐隐约约的传下来。祝秋音咬了咬唇,踮脚给他套上围裙,又绕到他后面去,把带子系好。

    大功告成,祝秋音想出去,刚转身,胳膊便被韩泽拉了回来。韩泽不看她,洗了手擦干开始倒油炸里脊。祝秋音看着他,打算再尝试下离开,就听到韩泽说:“盘子。”

    盘子就放在锅旁的柜台上,祝秋音端起来,韩泽把里脊捞出来放上去。炸出来的里脊厚度适中色泽好看,他用筷子夹了一块送到祝秋音嘴边:“尝尝。”

    祝秋音张嘴刚要咬,筷子伸了回去,韩泽少见的展开了一个笑:“烫。”

    他把肉轻轻吹了吹,看向她:“张口。”

    祝秋音眨了眨眼睛,张口,一块炸里脊在她的口中,不烫,却是食不知味。正迷糊着,看到他将番茄酱等一堆配料倒入锅里,又把盘子里的里脊倒了回去,香喷喷的味道开始传了出来。

    再出锅时,仍夹了一筷送到她嘴边:“尝尝。”

    祝秋音这次学乖了,自己先吹凉再吃,抬头却见韩泽比之前笑意更深,俯身吻了下来。

    这是祝秋音第一次和人接吻,番茄酱的酸甜味道,被他轻易撬开了牙齿。恍恍惚惚间想的却是,韩泽厨艺不错。

    三、

    自来到加拿大之后,祝秋音一直没有吃过中餐。何云这次,算是解了祝秋音的思念之苦。

    她同郑一洋坐在一侧,对面是韩泽和郑羽洋。郑爸爸风趣幽默,把餐桌气氛调节的很好,讲笑话时,祝秋音看到郑羽洋笑着把自己的头靠在了韩泽的胳膊上,而大家对此显然是习以为常。

    宾尽主欢,韩泽顺路送祝秋音回去,他开一辆蓝色跑车,加拿大地广人稀,他的车速并不快,英文歌回荡在空气中,风吹在脸上很舒服。在祝秋音的公寓楼下,韩泽陪她下车,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问她:“祝秋音,你要不要考虑跟我”

    这个年纪男女朋友不找相同圈子,是上位圈彼此之间心照不宣的默契。怕门太当户太对,在爱玩的时候把自己束缚住;也怕真的分手之后,连累家里不好看。

    韩泽轻飘飘的抛出这一句话,反而引的祝秋音沉默了。

    这个“跟”,自然不是简简单单的谈个恋爱拉个小手接个吻的意思。祝秋音明白这一点,所以选择保持沉默。

    纵使在苏青他们身边玩,还在何云的聚餐上遇到了,韩泽一直没有把她当做自己圈里的人。祝秋音想,韩泽真正视作同类的,大概只有秦明和王梓羽。

    “跟我的好处不用我多说,你知道的。”韩泽又吸了一口烟,吐出烟圈笑了。“我的耐心不太好,别让我等你答案等太久。”

    韩家太子人生过得太过顺风顺水,想要什么就一定要得到,不许别人反抗。他问她要不要考虑,给她的根本就不是一个选择题。如果是“要”,正合他心意;如果是“不要”,那就让她“考虑考虑”。

    “你和郑羽洋是男女朋友关系吗”祝秋音想到了今晚在餐桌上的互动。

    “不是。”韩泽回答的很干脆,把烟碾灭。“我给了你一根烟的时间。”

    “我有说不的权利么”听懂了韩泽潜台词的祝秋音苦笑。

    “当然有,”韩泽揽过她的肩,第二次和她唇齿纠缠。“只是你承受不起说不的代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