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少年 - Chapter1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回到公寓已是半夜,小区门卫室保安24小时轮岗值班,郑一洋和他们显然已经熟悉,降下车窗微笑着点了点头。警卫笑着对二人打招呼,语气热络又不显阿谀:“郑先生、祝小姐,今天回来的比平时晚了点儿。”

    “参加了一场酒会。”郑一洋再次点头致意,车窗慢慢升上去,蓝色的保时捷在警卫的视线中开远。

    夜间的温度自是比不上方才在酒会时,祝秋音下车时披上了一条流苏披肩,和郑一洋两人从地下车库乘电梯上楼。郑一洋按了楼层,开口颇显踌躇:“今天”

    “今天怎么”祝秋音笑笑,“我在国外那么久,今天得谢谢你帮我。”

    “他”郑一洋欲言又止,想提及那个人的名字,倏而扯过另一个话题。“我一直没问你,怎么突然想回国了”

    “听说家里老人病危,”祝秋音抬头看着电梯显示屏上变化的数字,“就回来了。”

    在外八面玲珑最擅长活跃气氛的郑一洋此时沉默下去。他知道自己在她面前,永远都是无计可施出口讷讷;他也知道她在自己面前,永远都没有卸下过伪装和带有防备的面具。他自己永远都没有办法摆脱掉“祝秋音”三个字的魔咒,他们两年前在法国波尔多重逢之后,他知道她在巴黎读书,便将自己的学业转了过去;他知道她喜欢拍电影,便亲自给她介绍资源;他知道她要回国,便跟着她一起回来了。

    电梯楼层到了,郑一洋一如既往的伸手护住电梯门等祝秋音先出,祝秋音回头对他笑笑:“晚安。”

    “秋音”郑一洋嗓子一紧,向前追了两步,下意识的喊住了她。

    “恩”祝秋音看着他,眼神专注而疑惑。

    “你”面前的女人太过波澜不惊,似乎一点都没有受到那个人的影响,郑一洋想要说的话到了嘴边,却又改了。“你早休息。”

    “恩,你也是。”祝秋音笑笑,转身离开。

    郑一洋看着她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同样转身。

    一梯两户的公寓结构,两个人承包了一个楼层。门门相望,他却永远的走不进她的心里。

    二、

    开灯,踢掉高跟鞋,把包放到手边的置物架上。

    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后的祝秋音趿着拖鞋去卫生间卸妆,白色礼裙还未换下,款式虽然偏向保守,却勾勒出盈盈一握的腰线;眉眼是中国古典画中的美人模样,肤色白皙,气质内敛温和。只有眼神出面了一切,黑色的瞳仁空洞洞的倒映着自己的影子,脑中想起的,是那个久违的声音。

    “就算分手,每当你看向镜子的时候,也会从自己身上看到我的影子。祝秋音,你这辈子,都注定摆脱不掉我。”

    被他吻过的手背,火辣辣的作痛。

    门铃就是在这个时候响起来的,祝秋音以为是郑一洋,在习惯性看向猫眼的那一刻整个人僵住。那个刚刚她还在回忆的人此时此刻就站到了她的门外,领带被松了一半,黑色的西装外套挂在他的手臂,白色衬衣下是他结实好看的倒三角形身材。

    祝秋音屏住呼吸,将眼睛贴上去。他像是有所感应,突然抬头,眼睛看的正是她的方向。他今晚喝了很多酒,此时发出的声音低低的像是诱哄:“我知道你在看我,乖女孩,开门。”

    祝秋音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抓住门把,韩泽也不催她,耐耐心心的等着。门打开的瞬间,韩泽动作灵敏的侧身进入室内,反手将门关上。他伸手捧住她的脸,把她抵在门上,同她额头贴着额头:“跟我装不认识,恩”

    她知道他说的是今晚酒会的事情。觥筹交错间看他远远被一群人簇拥走来,郑一洋神色紧张的握住她的手,她给了郑一洋一个安抚的笑容。下一秒却见到韩泽朝他们走来打招呼:“一洋,女朋友”

    没有等郑一洋的回答,韩泽已经执起她的另一只手,弯腰行了一个很标准的吻手礼。她失神的样子似乎逗乐了他:“失陪。”

    两句话,一个动作,却搞得她整个晚上都心不在焉。

    “跟我装不认识的明明是你。”祝秋音不甘示弱的回过去,想要把人推开。

    “你也会在半夜给郑一洋开门吗”韩泽的手爱怜的抚过祝秋音散落的头发,她的发质软,摸起来手感一直都很棒。

    他对她一直这样,像在安抚一只小猫小狗,祝秋音心下犯酸,仗着酒意回过去:“你管不着”

    “我管不着”韩泽冷冷的笑,下一刻却把她整个人圈在了怀里。他的身上带了酒气,混杂着古龙水和女士香水味,似满足似无奈的叹息。“秋音啊,你看,过去这么久,你还是回到我身边了。”

    两人一起跌落在沙发上,他的吻落了下来,一边叫着她的名字,一边狠狠撕咬。祝秋音有一种错觉,仿佛回到了当年在温哥华的时候,他生气吃醋,不会对她明说,只会在床上狠狠惩罚她,各种花样。那一年她十五岁,年轻天真,少年意气,会笑着抱住他喊他的名字喊我爱你,也会天真的以为在他们两个人之间真的会产生爱情。

    她十五岁那年遇到他,十七岁那年离开他,二十四岁再见他时才恍然发觉,在欧洲的那六年逃离了他的时间,全都成了虚无。她曾以为已经遗忘了的他的每一个动作,她曾以为已经遗忘了的他的每一个表情,都只是她的曾以为而已。

    祝秋音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男人志在必得的猩红眼神,仰头将自己的唇送了出去。他想要的,从来都要得到,这是她无数次头破血流尝试下得出的结论真理。阔别七年,这个男人仍旧有着把自己的心搞乱的本事。

    记不清是谁开始的,也记不清是谁解了谁的扣子。酒后乱性这个借口,足以让久别重逢的恋人失控。他们在客厅的落地镜前紧紧拥抱接吻,一起在卧室的床上翻滚,又一起转战到了浴室,最后回到床上沉沉睡去,祝秋音记得睡前看到未拉紧的窗帘透出一抹光亮韩泽结束时已经天明。

    三、

    醒来时祝秋音有一瞬间的愣神,她已经很久没有和人同床共枕的习惯,更已经很久没有醒来见到他的睡颜。

    韩泽生的好,高干世家,基因自是优秀,自少年时气质便已然沉淀,如今更甚。昨晚只是站着,周遭便浮起低低的冷气压,在人群中宛如鹤立鸡群,让一众想要上前攀关系的人们望而却步。

    她记得他的麦色皮肤,记得他幽深的黑色瞳仁,记得他微微勾起的唇角,记得他炽热的亲吻和一副好皮囊下从不加掩饰的冷漠绝情。他在她的身上打下了太深的烙印,和他这般重逢,让她重拾了久违的难过,也让她重拾了隐秘的欢喜。

    褪去了少年感的男人察觉到她的视线,眼睛半睁的看了看她。他身上残余着大少爷的起床气,皱了皱眉,用一只胳膊把她翻了半圈趴到了自己身上。

    两人未着丝缕,肌肤相贴,仅仅一条被子搭在身上。韩泽把头埋在她的颈窝,嗅了嗅,手按住她的后脑,又嗅了嗅,开始从她的颈侧满满吻下。祝秋音明显感到自己身下的人的变化,动了动唇,挣扎着想要起身:“别”

    可惜,这样的声音软糯毫无攻击力,在韩泽听来更像是欲迎还拒。人已经抓到了手里,他当然不可能再放过她。睡意渐退,他眯了眯眼睛,把她的上半身扶起,双手卡住她的腰,对准方向毫不怜香惜玉的按下去。

    祝秋音没想到他未做前戏就直入主题,她没有防备的叫了一声,伸手推着他的胸膛。她的嗓子昨晚喊哑了,于韩泽而言她的声音像是这场性事的最佳催情剂,听着她叫他的名字,他的动作越发急迫,只有通过这种方式他才能向自己证明她真的回到了他身边。

    正脸同她相对,伸手在祝秋音的胸前挑逗,他把自主权交给了她,韩泽满意的看着祝秋音坐在他身上满脸潮红的因他而失控。她的黑发垂落扫到了他的身上,见祝秋音体力不支慢下了速度,他掐住了她的腰,开始失控一般的挺动起来。

    “不要了”祝秋音双眼迷蒙,整个人像是被抛在半空,她已不知所云的开口求饶。“韩泽韩泽哥哥真的不要了”

    韩泽伸手摸了一下她被汗浸湿的头发,翻身把她压到身下。他的唇含上祝秋音耳垂的那一刻还在想,如果这只是一场因为太想念她而做的春梦,不如让他做的再长一些:“秋音啊,我给你的,你都得受着。”

    身下女人的叫声呻吟如此真实,他攻城略地的每一处都给他带来了久违的熟悉感,这是他的祝秋音。

    久别重逢,一室狼藉,两人只做这一件事,便又是到了天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